抗美援朝的来由,朝鲜党和赤子对华夏解放战不

2020-02-15 13:14栏目:永利总站
TAG:

在解放战争的艰苦年代,以金日成同志为首的朝鲜劳动党和人民给我国以可贵的支援和富有成效的合作,朝鲜北部成为我军的一个可靠的后方,为我军抗击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东北作出了贡献。
  
  1946年初,国民党依仗美帝国主义扶持,靠兵多、装备精良,向我东北步步逼近。当时,我军还没有建立起巩固的根据地,群众工作未全面展开,地方政权还未建立,由于一些伪军营、土匪、兵痞、流氓混入我部队,当国民党反动派大举进攻时,他们乘机蠢动,有四五万人叛变或逃跑,有的还残杀了我军派入的干部和群众。敦化县保安队八个大队中有七个半叛变。当时李运昌所率的队伍有四万多人,从锦州撤退到达热河时,队伍所剩不过5000人。据统计,在合江、牡丹江、松江、龙江、嫩江省叛变的达336万多人,被害干部有154人。
  
  北满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时有2/3以上的县城掌握在国民党反动派手里。与此同时,苏联依照其与国民党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规定,将东北行政主权交给了国民党,迫使我军撤出沈阳、长春等大城市。国民党很快占领了锦州、沈阳、长春、悔河口、吉林、蚊河等大片土地,隔断了东、南满和南、北满的联系,我军还先后放弃了安东(丹东)、通化等地.处境十分困难;南满的伤病号和家属以及后勤人员无处撤离.1946年国民党占领了中长铁路沈阳至长春的主要干线后,东北的粮食、煤炭,大连的食盐、布匹和其他工业品包括医药、医疗器械以及工业原料都无法运输、供应而陷于困境.对后勤补给带来了严重困难。
  
  东北地区东邻朝鲜,从丹东到图们,两国边境长达800多公里,水路交通紧密相连。在东北交通要道被阻隔的极其困难的形势下,朝鲜北部则是沟通南满、北满、关内与关外的走廊。利用友好邻邦这样的地理条件,对于取得东北解放战争的胜利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为此,东北局提出了借道朝鲜北部,开辟水陆运输通道,解决物资转运、人员往来及物资交流的设想。经过和朝鲜方面交涉,很快得到朝鲜方面的慷慨支持。
  
  当时考虑到苏美共同委员会的存在,并有雅尔塔协定的约束,因而,我方在朝鲜的办事机构采取隐蔽与公开相结合的形式.对内称“东北局驻朝鲜办事处”,对外称'平境利民公司”。办事处下设秘书、商务、运输、会计和总务等机构,负责办理日常工作,并设有电台,保持与国内的联系。从1946年7月至1949年2月.先后担任过办事处主要领导工作的有:文士帧、李思敬、周、李伴明、李景天、倪蔚庭等。齐光、倪振、黄友年、杨振荣、李文和、黄林、白玉洪等同志分管秘书、商务、运输等方面的工作。担任过朝文和俄文翻译的有姜龙球、徐在铵、丁盛烈和刘皖泉等同志。
  
  为适应当时工作发展的需要,在朝鲜境内的南浦、新义州、满浦和罗津设置了四个分办事处。分办事处的主要负责人分别是:南浦办事处周力、宫和轩;新义州办事处李长庚、王先成;满浦办事处王作藩;罗津办事处朱鸿升、吕亮屏。平境办事处人员不足100人。罗津办事处.干部有100余人、装卸工人500多人,是分办事处中人员最多的一个*关内的过境人员和物资主要集中于南浦,伤病员及战略物资转移以及沟通南北满的运输任务集中在新义州和满浦;粮食、食盐、布匹和煤炭运输任务以及部分过境人员集中在罗律;涉外事务和商务谈判等项任务集中在平壤。
  
  办事处的建立,对于我军坚持对敌斗争.粉碎国民党反动派对我东北的进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1947年的头七个月.通过朝鲜北部输送过境的物资达21万吨。1948年全年转运物资达30.09万吨。过境人员据不完全统计.1946年下半年有18批,3000多人次。原国民党军队一八四师在海城起义后的官兵,也是借道朝鲜.路经图门去北满整编的。
  
  1947年春,由丹东去辑安2000人.由大连去临江3000人,由大连去北满干部2000余人,都是经朝鲜北部过境转运分赴各地的。到1947年的统计,经朝鲜北部过境的人员不下万人(辽东地区随来随往的人员不计在内)。仅在1948年通过图们一南阳口岸过境人员达8685人。当时有不少民主党派无党派和海外华侨的代表人物为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也是取道香港经朝鲜转道到达哈尔滨的。其中知名人士有李济深、沈钩儒;张澜、马叙伦、蔡廷错、谭平山、郭沫若等几十人。至于因事取道朝鲜的我党的领导干部为数就更多了,如陈云、李富春、朱瑞、刘亚楼、肖华、张爱萍、韩先楚、周保中、于若木、蔡畅、李立三、伍修权、膝代远、韩光、欧阳钦、何长工、杜平、李一氓、吕东等同志都曾在解放战争时期途经过朝鲜。
  
  为了接送人员过境和物资转送,朝鲜为我军开辟的水陆交通线路主要有四条:1.从丹东经新义州、南阳到图们的陆上交通线;2.从通化至辑安经满浦到图们的陆上交通线,这两条交通线是经由朝鲜北部沟通南满和北满的重要走廊,在当时东北被战争分割,交通隔断的情况下,这两条交通线对我转送战赂物资和输送过境人员,坚持南满作战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另外的两条分别为大连到南浦、大连再到罗津的海上运轴线。
  
  朝鲜北部的南浦和罗津都是不冻港,港口码头与铁路相连装卸转运十分方便。从大连开船驶抵南浦或罗津港.再与陆路运输相连可以直通北满,是沟通关内与关外、大连与北满的主要通道。从北满南运的粮食和煤炭,从大连北运食盐、布匹和其他工业品以及转运国内外的过境人员,大多数是经南浦或罗津转道北满的。l947年,陈家庚去布拉格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就是由大连经南浦到哈尔滨取道莫斯科前往布拉格的。当时,这条路线是我国与国际联系的一条重要通道。
  
  为充分利用上述水陆交通运输条件,完成物资转运任务,1946年9月,我东北局和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签订了物资联运协定,并依照协定条款交了运费和税金。也有一部分物资因情况紧急,未按协定条款运输,有的是用人民委员会的名义要的车皮未付运费;有的情况紧急,朝鲜政府不惜停止自己的客运,为我方紧急装运。平安北道劳动党副委员长几乎用了他的全部工作时间来从事这项工作的。朝鲜人民委员会的这种国际主义革命友谊是值得赞扬的。
  
  过去,朝鲜是日本进行侵华战争的跳板,也是日本侵略军的军火库,在朝鲜存有大量的作战物资。在解放战争时期,朝鲜支援给我军2000多车皮日本侵略军战败留下的作战物资,有的是无代价支援,有的是通过物资交换。在请求朝鲜政府支援的作战物资中,第一批是朱理治向金日成同志提出的12车皮物资;第二批是刘亚楼向金日成提出的N车皮物资;第三批是朱瑞提出的110车皮物资;第四批多达600一800车皮物资。这些物质都是金日成同志和朝鲜劳动党的几位主要领导答应无偿赠予和无代价帮助装运到我国的。
  
  在采购和交换的物资中,1946年,山东指振倪振通过办事处买到300吨炸药、300万只雷管和120万米导火线。I947年春,山东又振黄友年通过办事处买到l20吨炸药、200吨硝酸、100吨丙酮、15万双胶鞋。这些物资在战争时期非常宝贵.从南浦装船运至大连转运到山东,对支援山东乃至华东解放战争发挥了很大作用。朝鲜北部有华侨二万多人,主要以种蔬菜和开饭馆为业。1947年,朝鲜支援山东的几万吨炸药运抵南浦港后,就是华侨青年帮助警卫和装卸,不少华侨担当了向导和翻译。
  
  在国民党反动派大肆进攻东北时,东北军区在朝鲜人民的帮助下,军工生产厂分三路从通化等地迁入挥春。1946年末,在梅河口、吉林等地处于被国民党反动派占领的危急情况下,军工部副部长王逢原率领一批人带着机器、粮食及军用物资,利用铁路,从通化出发,由梅河口、吉林到延吉之后,经图们运至朝鲜甫阳后,再经训戎铁路转移到浑春。
  
  这部分军工生产厂由通化往库春转移时,朝鲜在自己国家也根困难的情况下,帮助我们解决了运输和人力不足等困难.并帮助解决了生产急需的炸药和“三酸”、有色金属、铸铁等物资。军工部还派人去朝鲜购买材料,到阿吾地购买到铝、锌、棉、火药、硝酸、丙酮等物资,使军工生产厂顺利进行生产出军用物品、保证了解放战争的需要。1947年2月,英安翻砂厂与子弹厂一起迁到朝鲜阿吾地。被精简下来的一批工人和部分技术人员也去了朝鲜,后于1947年4月迁回兴山。
  
  在解放战争时期,中朝双方本着友好合作平等互利的原则,对于鸭绿江共同航行,使用电厂电力、通邮通电等方面签订了20几份协定。双方在物资上互通有无、互相支援。朝鲜供应我方的物资主要是军用的有关硫酸、硝酸、甘油、炸药等物资;中国供应朝鲜的主要是粮食、烟煤相民用产品。这些协定有的是由李富春同志去平壤谈判拍板定案的。在当时,图们成为沟通北满和南满的纽带,也是中朝物资交流、交换的重要口岸,经图们往朝鲜出口的有双鸭山的焦炭、鹤岗的煤和东北的大豆,从朝鲜进口的有磁铁粉、食盐、苹果、海鱼、棉布、炭素、工字钢、高速工字钢、水泥等.每日火车进出六车次,共360个车皮,进出口货物量达到1.8万吨。
  
  1946年,当我军放弃安东、通化时,有1.8万余伤病号和家属以及后勤人员撤离到朝鲜境内,有85%的战争用物资转移到鸭绿江以东,到1947年6月,还有2000多人留在朝鲜境内。当时.朝鲜北部的条件和环境也是很困难的.吃、穿、用都很匠乏,政治上的国际压力也很大,中间虽然曾经提出要求我方把轻伤病员接回国内,重伤病员留在朝鲜医治,但当时朝鲜方面了解到中国确实存实际困难时,又决定把伤病员全部安置在朝鲜。
  
  在我军放弃安东、通化撤退时,我方转移到朝鲜境内的战略物资达2万多吨,为了避免暴露目标,朝鲜政府动员了沿江的大批劳动党员肩挑人扛,转移到隐蔽地点安全存放,安东、通化收复后.这批物资完整无缺地运回了南满。
  
  在解放战争时期,朝鲜人民对我国给以无私的支援,中国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朝鲜党和人民对中国解放战争的支援

一 金日成关于支援中国解放战争的讲话和指示摘录

1、1945年11月在敌人对中国安东市狂轰滥炸的情况下,金日成冒着生命危险跨过鸭绿江到安东与当时主持党政军工作的萧华研究对策,并说:“哪怕形势再危险,再困难,也要帮助中国同志。”

2、1946年11月7日,在审议有关中国东北问题的协议草案时,金日成说:“无论身处如何逆境,我们都要坚决支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

3、金日成在赠送10万件武器装备给东北民主联军时说:“现在我们把中国革命当成我们朝鲜革命面临的重要任务,从缴获的物资中我们只留下极少量,然后尽量送给中国人。现在我们拿到的火药、导火索、雷管和布匹、盐、医药品等军需物资,全部送给中国东北地区。”

4、1947年1月2日,金日成在会见中国特使王一知时说:“我国人民需要再次勒紧腰带,坚持到底,把从敌人手中缴获的物资,包括我们国内生产的一切战略物资,全部送到中国东北。”

5、金日成回忆录《与世纪同行》中记述:“1947年夏天,我下达了紧急命令,命所有制鞋厂立即停止其他一切鞋类的生产,马上专门生产供给中国战友的军鞋。”

6、金日成在与平壤学院院长、朝鲜保安局长谈话时指示:“虽然我们的条件也很紧张,但是我们要尽量克服,帮助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

7、金日成在1949年2月接见东北民主联军中的朝鲜师164师师长王效明时说:“支援中国革命到底,这是我们始终如一的立场,我们帮助中国一定要帮到底。”

8、金日成在1952年5月12日视察朝鲜人民军时说:“朝鲜青年几乎参加了解放中国的各大战役。在解放中国东北的战斗中,有很多朝鲜青年用肉体挡住了敌人的火力。”

二 中国领导人关于朝鲜人民支援中国革命的讲话摘录

1、毛泽东在与金日成谈话时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2、周恩来1958年访问平壤的讲话中指出:“过去在中国人民历次革命战争期间和抗日战争期间,朝鲜人民的优秀儿女都曾经不惜牺牲生命支援中国人民。”

3、1963年刘少奇访问朝鲜时说:“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在中国人民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年代里,无数朝鲜革命者英勇地参加了我们的斗争,同中国革命者一道,抛头颅、洒热血,表现了崇高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

三 解放战争时期朝鲜对中共物资援助的粗略统计

1、朝鲜对东北民主联军大的一次武器支援,是东北局派陈云和萧劲光到朝鲜请求提供武器支援,得到朝鲜援助东北民主联军10万件武器装备。

2、朝鲜援助武器装备的运输工作持续了一个月左右。除了南阳军火库里存放的武器弹药外,朝鲜还从全国各地搜集了大量的日本武器弹药,包括82炮、60炮、山炮、野炮、高射炮、高射机枪、反坦克枪、轻机枪、三八马枪、三八步枪、手枪、望远镜和地雷等。

3、在东北解放战争期间,中共华东局派人到朝鲜采购了大量的作战物资。1946年,山东我军通过办事处在朝鲜买到300吨炸药,300万支雷管和120万米导火索;1947年春,又买到20吨炸药、200吨硝酸、100吨丙酮、15万双胶鞋。

4、在三年解放战争中,朝鲜到底支援了我们多少武器弹药很难准确计算。从当年东北局驻平壤办事处首席代表朱理治给中央的报告中可略见一斑:“第一批是我委托金日成同志要的12个车皮,第二批是刘亚楼来要的24个车皮,第三批是朱瑞要的110个车皮,这些都是金日成同志亲自组织,无代价地帮助我们装运的。这次又是600—800个车皮。”

5、朱理治在东北解放战争即将结束时,写给中共中央的《两年来对朝鲜外交工作总结及今后任务》中,综合统计为“融合总部及南满来的同志向北朝鲜索取和购买的作战物资,先后从北朝鲜获得了2000多车皮武器弹药。”

6、东北民主联军非常缺少药品,金日成一下子解决了一车皮的药品,这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

7、朝鲜有关部门想办法接到了1000匹质量很好的军装布料,还有1000套成品军装和大批药品。金日成亲自在运往中国延吉的布匹、军装和药品清单上签字。

8、当时东北民主联军展开“夏季攻势”,在泥泞的雨水中行军需要一批水袜子,民主联军派王效明到平壤向金日成求援,订做了两万五千双水袜子。

9、抗战胜利初期,中共牡丹江地区朝鲜工作委员会的机关报《人民新报》严重缺少纸张及其它印刷材料。金日成得知后,立即赠送给报社20吨纸张,还有朝文铅字和部分铜锌板,保证了报纸的顺利出版。

10、1947年10—11月,国民党军队炸毁了安东和通化两座城市的供电设施,朝鲜方面马上提供了电力支援,直接从朝鲜供电,前后大约半年多时间,直至两个发电厂于1948年5月恢复。

11、整个东北解放战争期间,我方与朝方之间的贸易总额据统计为:我方对朝鲜贸易输出品总额24684万元,输入品总额36526万元。其中仅山东等地1947年春夏就在朝鲜先后购买了420吨水泥、120万米铜线、300万个铁钉、100吨铅锡、200吨硝酸、15万双胶鞋。

四、朝鲜成为中国解放战争的重要战略后方

在解放战争的艰难岁月里,朝鲜党和人民将自己的国土无条件地提供给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使用。危机时刻,中共的党政机关、医院、印刷厂、广播电台、兵工厂、军事学校、物资装备,粮食等都转移到朝鲜境内或经过朝鲜转移到其它安全地方。

1、1946年,通化市县政府人员和物资转移到朝鲜楚山。同时撤到楚山的还有通化医院。通化广播电台撤到朝鲜中江。

2、东北民主联军后方司令部直属供给处,即沈阳造币厂,近300人及造币所需要的所有设备,于1946年8月9日过鸭绿江到朝鲜满浦。8月下旬经朝鲜边境城市南阳进入中国图们。

3、1947年,数千名八路军部队借道朝鲜去南满。

4、“一保临江”战役开始后,由于敌人重兵压境,临江县党政机关向朝鲜疏散。

5、1946年11月,国民党部队占领通化,鸭绿江畔的辑安县党政机关撤退到朝鲜满浦。

6、1946年新中国空军的摇篮—通化航校借道朝鲜转运飞机28架。

7、中共中央东北局确定将朝鲜作为东北解放战争的隐蔽后方时,设计了在朝鲜境内转运物资和人员的四条交通线。其中陆路两条:中国安东—朝鲜新义州—朝鲜平壤—朝鲜南阳—中国图们;中国通化—中国辑安—朝鲜满浦—朝鲜平壤—朝鲜南阳—中国图们。水路两条:中国大连港—朝鲜西海岸南浦港;中国大连港—朝鲜东海岸罗津港。在整个东北解放战争期间,除安东和通化有大批物资借道朝鲜转移之外,我军还有大批的军用物资和贸易物资,从各地借这四条水陆通道在南满北满之间、关内关外之间、国际国内之间运进运出。紧急情况下,朝鲜政府不惜停止自己的客运,为我方紧急装运,有力地保障了东北解放战争的顺利进行。

8、1946年4月7日,东北军工部180多节车皮的设备及人员、物资组成专列,从通化出发经辑安进入朝鲜满浦后借朝鲜国内铁路运送到朝鲜边境城市南阳,再从南阳运往图们。

9、1947年,东北局军工部将子弹厂、炼钢厂和化工厂迁往朝鲜阿吾地。

10、1948年3月25日,瓦房店纺织厂的全套设备由大连港经朝鲜南部的釜山,穿过日本海峡到达朝鲜东海岸的罗津港,然后装火车经南阳从中国图们入境。

11、1946年9月底,民主联军第七师将20000多支步枪,110多挺轻机枪及一批弹药,装了满满两车皮从图们出境,经朝鲜南阳、先锋、罗津、清津抵达平壤,然后从平壤经新义州过鸭绿江大桥到中国安东装船后运到山东龙口。

12、1947年春,400吨粮食从图们出境,经朝鲜铁路运到长白县。大连也经历了借道朝鲜运输粮食的情况,具体路线是从哈尔滨出发经图们进入朝鲜,经南阳运到了清津港,再用轮船过朝鲜半岛运到大连。当时大连严重缺粮,所以说这是大连地区人民的一条生命线。

13、1947年11月,满载1000吨东北大豆、黄鼠狼皮和中药材以及一批黄金的轮船从我国北满进入朝鲜,经罗津港驶抵香港,在香港售出后购买东北所需的西药、真空管等无线电器材、卷筒新闻纸、汽车零件、纺织机械等物资,经朝鲜罗津港装车陆路运抵北满解放区。这样的贸易过程在1948年5月、1948年10月、11月还进行过三次。

14、1946年四平战役期间,罗荣桓从苏联获得了8列火车的武器弹药和医药品,从苏联经海路运到朝鲜,再从朝鲜满浦过境中国辑安运到了梅河口。

15、1947年6月20日,东北民主联军接运苏联经朝鲜援助中国的大批武器、弹药和军工机械。7月1日开始每天两个列车从中国图们出发,经朝鲜南阳运往前线和我国后方部队、仓库、工厂。至九月末共接运2800多车皮。通过这条路线,1948年共运输过境物资多达30.9万吨。

16、由于金日成的高度重视和朝鲜各有关部门的大力协助,1946年—1948年东北解放战争期间,来自北满、南满、大连、山东以及香港的我方机关、部队、学校的干部、家属以及民主人士,纷纷借道朝鲜,形成了一股涌动的人流。其中主要有: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总站娱乐发布于永利总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抗美援朝的来由,朝鲜党和赤子对华夏解放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