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迁写史记,是司马迁写的吗

2019-08-17 01:11栏目:www.55402.com

问题:《史记》是司马迁写的吗?是否是真正的历史,你怎么看?

《史记》最早称为《太史公书》,由西汉太史令司马迁编写的历史书籍。记载了自黄帝至汉武帝太初年间共二千五百年的历史,是纪传体通史之祖。全书包括本纪12卷、世家30卷、列传70卷、表10卷、书8卷,共130篇,52万6500余字。该书原稿约在西汉末年消失,目前存世最古的史记残卷是日本京都高山寺藏中国六朝抄本,目前存世最古的完整史记是现藏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北宋景佑本《史记集解》(其中有十五卷为别版补配)及日本藏南宋版黄善夫三家注史记。 《太史公书》首创的纪传体撰史方法为后来历代正史所传承,与后来的《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合称前四史。作者司马迁以其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识,对后世史学和文学的发展皆产生了深远影响,《太史公书》同时是一部优秀的文学著作,鲁迅称其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太史公书》最初无固定书名,或称《太史公记》、《太史公传》、《太史记》、《太史公》。《史记》本来是古代史书的通称,从三国时期开始,史记由史书的通称逐渐成为太史公书的专称。 司马迁着《史记》,其史学观念在于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司马迁探求的天人之际,并非承认天的神秘力量反而重视天人之间关系的演变,从而了解古今之变的关键,探求出历史动态发展变化的层面,最终完成一家之言。而他的撰述动机,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司马迁为了继承其父司马谈编订史书的遗志,完成撰述《史记》的宏愿。司马氏在周朝时世为史官,春秋时期虽然失去官职,司马谈却把修撰史书视为自己的神圣职责,一心继承先人久绝的世业太史令,重现孔子撰述《春秋》的精神,整理和论述上代历史。《隋书经籍志》说:谈乃据《左氏春秋》、《国语》、《世本》、《战国策》、《楚汉春秋》,接其后事,成一家之言。可见司马谈有意继续编订《春秋》以后的史事。汉武帝元封元年,武帝进行封禅大典,司马谈身为太史令,却无缘参与当世盛事,引为终生之憾,忧愤而死。他死前将遗志嘱咐儿子司马迁说:今天子接千岁之统,封泰山,而余不得从行,是命也夫!余死,汝必为太史,无忘吾所欲论着矣司马迁则回答道:小子不敏,请悉论先人所次旧闻。可知司马迁乃秉承父亲的遗志完成史着。而《史记》以封禅书为其八书之一,即见其秉先父之意。 司马迁想继承《春秋》精神。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说:先人有言,自周公卒,五百岁而有孔子,孔子卒后,至于今五百岁,有能绍明世,正《易传》、继《春秋》、本《诗》、《书》、《礼》、《乐》之际,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小子何敢让焉?此正暗示其有明道义,显扬志业人物的使命。《春秋》的下限,到鲁哀公获麟之年,此后的史事就没有完整的史籍记载。司马迁是绍继《春秋》,并以汉武帝元狩元年获麟及太初元年改历下限,撰写史记。然而,司马迁继承《春秋》,不仅是要形式上承继周公以来的道统,反而是重视《春秋》的性质,他在《太史公自序》说: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敝起废,王道之大者也《春秋》以道义,拨乱世,反之正,莫近于《春秋》。可见司马迁对春秋之义和春秋笔法心仪已久,这是他要承孔子的真意、秉承《春秋》褒贬精神,撰述《史记》。 司马迁要肩负史家职责。据《后汉书百官志》载,太史令只是俸禄六百石的小官,职责仅在于管理图籍,掌管星象天文,最多也只是记录上代及当代事情,并无著述的责任。然而,司马谈和司马迁明显不满足于拾遗补蓺。司马谈早有整理上代历史的计划,可惜却发愤而卒,临终前叮嘱司马迁,认为自获麟以来,史记放绝。今汉兴,海内一统,明主、贤君、忠臣、死义之士甚多,身为太史令,有完成论载上代历史的任务。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也指出身为太史的职责说:且余尝掌其官,废明圣盛德不载,灭功臣、世家、贤大夫之不述,隳先人之言,罪莫大焉。因此,司马迁一心秉承先人世传及述往事以思来者的责任感,决意撰述《史记》。在《报任安书》中亦透露著述《史记》的目的,他说凡百三十篇,亦欲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可见他不但要完成太史令的责任,更要尽史学家的职责。 吕思勉认为《史记》当中有一大部分甚至是极大部分并非司马迁所作,而是司马迁抄篡古书所得,《序》和《论赞》部分基本可以肯定是他自己所作,但仍然有可能为其父亲司马谈所作,无法加以考证。 内容 《史记夏本纪》 《史记》内容记载自传说中的黄帝以来至汉武帝时期以来的历史,共分成〈本纪〉、〈表〉、〈书〉、〈世家〉和〈列传〉五个主题,加上最后的〈太史公自序〉又细分成一百三十个章节。其中,〈本纪〉是天下统治者的事迹,网罗天下放失旧闻,王迹所兴,原始察终,见盛观衰着十二本纪,既科条之矣。;〈表〉以表格的方式排列整理事件次序或历史动态,并时异世,年差不明,作十表。;〈书〉的内容有关历代典章制度,礼乐损益,律历改易,兵权山川鬼神,天人之际,承敝通变,作八书;〈世家〉描述影响深远的家系或贵族事迹,二十八宿环北辰,三十辐共一毂,运行无穷。辅拂股肱之臣配焉,忠信行道,以奉主上,作三十世家。;〈列传〉呈现的是历史上各类人物的历史表现与社会的种种样貌,扶义倜傥,不令己失时,立功名于天下,作七十列传。。不同于以往的史书,《史记》的写作方式首开纪传体之先河:以描写人物的生平为主,年代先后为副。至此以后,尚有《汉书》、《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着仿效该体,让纪传体成为唐代以后官方史着所采用的主流写作方式。赵翼《廿二史札记》云:司马迁参酌古今,发凡起例,创为全史,本纪以序帝王,世家以记侯国,十表以系时事,八书以详制度,列传以志人物,然后一代君臣政事贤否得失,总汇于一编之中。自此例一定,历代作史者,遂不能出其范围,信史家之极则也。 至于文章内容,《史记》的文章可分成两个部分:前面的正文是人物的生平描述,这部分皆以代表性事件或逸事衔接交杂而成;正文后面会加上作者的评论或感想,通常以太史公曰为起头,内容或有作者的个人经历,或有对人物的评价,或有收集资料的过程,但仍以评论题材人物的性格与行事为主,这也呼应司马迁在自序中究天人之际的写作目标。 《史记》全文一百三十篇,自司马迁殁就有十篇散失。当时补缺而知其名者有十八家之多,但唯存西汉博士褚少孙之作。但其中有些也有可能更有后人补之,如《孝武本纪》摘抄于《封禅书》,褚少孙虽才识不足也不至于如此。另有唐司马贞补《三皇本纪》。

回答:

自古迄今,人们对《史记》有各种声音,有多方质疑是学术研究的正常态度,不足为奇。

清朝有名人物梁玉绳用了一辈子气力,花了二十年时间,专门对《史记》做了他那时最全面的梳理,撰成三十六大卷的《史记志疑》一书。同样是清代学者钱大昕认为此书足可以史记三家注并列,排名第四。1981年中华书局有《史记志疑》出版。

司马迁,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人(今陕西省韩城县芝川镇),出卒年代,因没有确实可靠的记载,异说杂出,据王国维先生《太史公行年考》,考订司马迁生于公元前145年(汉景帝中元五年)卒于前86年(汉昭帝始元元年),享年六十岁。

司马迁他的世家的先祖列宗,远溯殷商周都在朝做官,偏偏都以担任史官为多。汉武帝建元元年(前140年)他六岁就跟谁隨父亲司马谈来到西汉首都长安。他父亲此时担任武帝朝太史令。,直到元封元年(前110年)作了长达三十年之久的太史令一职史官。

司马迁从幼儿时就得到他的父亲的言传身教,十岁就以通读了哪个时代的经史典籍。《尚书》、《左传》、《世本》、《国语》无一例外。二十岁起,就开始长时间全国漫游,实地考察山川风物人情。为以后独立创作《史记》奠定了坚实地基础。元封元年(前110)从奉使从西南回来,他在黄河与洛水之间的周南(今洛阳附近)见了弥留之际父亲司马谈,父亲流着泪,落下遗言:“无忘吾欲论著矣“。

司马谈去世后三年(前108),三十八岁的司马迁继任父亲的官职,担任太史今。他便如鱼入水,倾心浏览前代史书,和石室,金匮中所藏的国家图书典籍。访问了解历史情况的当事者和见证人,订证和补充史实。太初元年(前104年)司马迁主持了当时的历法改革,制订了“太初历”后就开始写作《史记》,这时司马迁年已四十二岁。天有不测风云,天汉三年前98年,司马迁惨遭李陵事件的影响,大祸临头。下狱,并在第二年下蚕室,处以宫刑,身遭宫刑是奇耻大辱,他”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

但是,他面临此祸,意志没有消沉,反而越益坚决,更加发愤有为,愤发著书,矢志要完成《史记》的著述。太始四年(前93年),司马迁五十三岁,惨淡经营,呕心沥血终于完成了这部空前伟大的历史巨著。《史记》有正副两种,所谓”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之说,均为司马迁亲手写定。

他的这部历史巨著,留在京师的副本在没有藏在朝延的策府,而是由其婿杨敞保管。《汉书.司马迁传》说”迁既死后,其书稍出。宣帝时,近外甥平通候杨恽祖述其书,遂宣播焉“。这里的祖述其书,当是指司马迁传杨敞,杨敞传杨恽。而司马迁藏之名山的正本,则不幸因未知的史实而湮没无存。

《史记》在西汉末流传不广,是因为朝延控制很严,以为《史记》是谤书。《汉书、宣元六王传》载,汉成帝时,东平王宇来朝,上书求《太史公书》上以问大将军王凤,对日:”《太史公书》有战国从横议权谲之谋,汉兴之初,谋臣奇策,天官灾异,地形阸塞,皆不宜在诸侯王,不可予“。

《史记》在东汉末,魏晋时期流传稍广,士大夫家多有其书。可是在这些人心里,《史记》的地位不如《汉书》。为此,小司马贞《索隐序》说:“汉晋名贤,未知见重“。

唐代以后,《史记》广为流传,远播海内外,成为以日本、朝鲜诸国国家珍藏,并大力研习。

《史记》,最早叫《太史公书》,《太史公记》。司马迁自序说:“凡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为《太史公书》“可知,《太史公书》是司马迁自定书名。到了后汉史学家范晔在《后汉书、班彪传》有司马迁著《史记》之说,《史记》之名渐为司马迁史著专用书名了。

它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书。上自传说中的黄帝,下到汉武帝时期,近三千年的历史事迹。全书分为十二本纪,十表,八书,三十世家,七十列传,共一百三十篇。据班固在《汉书、史马迁传中说,他当时看到《史记》已“十篇缺,有录无书“。现在,我们看到的《史记》是一百三十篇,与原书相符,那要感谢汉元帝,成帝时褚少孙等人陆续补全的。《史记》中的本纪是按时间顺序记载各代帝王政迹,言行的大事,从五帝开始,至汉武帝为止,是全书的总纲。表是利用表格的形式记叙错综复杂的人物,史事,作为本纪和列传的补充,表又分为年表,世表,月表三种。书是专记典章制度方面的兴废沿革。如《天官书》专记天文星象,《河渠书》专记河流,水利等情况。世家则是记载五侯封国的历史如《留侯世家》,《越王勾践世家》等,传主要是各类人物的传记。写一个人物的,后人称它作“专传”,如《淮阴候列传》,写两个以上人物,后人称它作”合传”如《廉颇蔺相如列传》等。把相似的人物记在一起,不管他们是否同时代的人,后人称“类传”如《游侠列传》,此外还有“附传”。列传中还有一些是记裁我国少数民族或与汉朝有来往一些国家及地区的情况的如《东越列传》,《匈奴列传》等。上述本纪,表,书,世家,列传都是互相补充,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的,共同组合成《史记》的完整体系,作者不仅把自己的观点贯穿其间,在篇末,往往用“太史公曰“的评价形式,写简赅的史评。

用本纪,列传这种体裁编写历史,是司马迁的独创。以后历史史家都沿用这种体裁编写历史,并且,把这种体裁编写的历史著作称为“正史“。二十五史就是如此。

《史记》现存唐及唐以前抄本主要有:一,《史记集解张丞相列传》残卷,。六朝抄本,日本高山寺藏。国内有罗振玉影印本。二,《史记集解郦生陆贾列传》一卷。六朝抄本,同为日本高山寺藏。三,宋刋本,主要有《史记集解》残卷,共四十一卷。《史记集解》一百三十卷,南宋绍兴间刊本,一九五五年文学古籍刊行社影印此本。目前,最通行地当属,南宋庆元二年(1196年)建安黄善大刊行的《史记集解索隐正义》一百三十卷,三家注当以此刻本为最古。一九九七年十二月,浙江古籍出版社影印百纳本《小四库二十五史》影印行刊了此书。其他不述一一。

总而言之,司马迁的《史记》是他总结前人优秀史学传统和经验的基础上,独立自主完成的一部“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不朽史学名著,也是一部千古不朽的信史和文学名著。他第一次把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都包容在历史学研究范围内,开拓了历史学研究的新领域,推动了历史学的发展,。清代赵翼《二十二史札记》视为“全史“。不愧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赞誉。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回答:

头条家的史先生,这个问题问的好。署名作者为司马迁的《史记》,被誉为“无韵之离骚、史家之绝唱”,俨然史书界首屈一指的存在。图片 10

--------我手头恰巧有这样版本的一套------

由这段文字可知,《史记》是父子两代太史令的积累和心愿。被誉为“无韵之离骚、史家之绝唱”显然蛮靠谱。

但是,你若把你看到的《史记》当成司马迁原著的《史记》,可就错的离谱了。


一、《史记》有BUG

。。这三段都是复制粘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白起,包装出来的战神”,有更多详细的对比分析。

甚至,“长平之战”、“坑杀赵军40万”都是编造出来的。长平之战,秦军是战胜了赵军,但哪仅仅是一场击溃战。第二年秦军攻打邯郸的时候,就吃了一个大大的败仗。在哪个年代,40万军队,战胜秦军,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成就。若真是损失40万青壮,赵国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既不可能有40万青壮,也不可能战胜秦军。


二、《史记》有“注释”而且不仅仅是“注释”

知道的,叫褚先生,汉朝的一个博士。不知道的,就不知道还有那些人了。汉以后,儒家成为中国唯一的学派、教派,识文断字的基本都是儒家弟子。在儒家“春秋笔法”之下,《史记》还能留下多少司马迁的真迹?

这不是猜测。现存的《史记》有三个版本,分别是刘宋裴驷的《史记集解》、唐司马贞的《史记索引》和张守节的《史记正义》。而我们今天看到的,中华书局1959年9月版的《史记》则是清朝同治年间,张文虎“择善而从”的版本。

什么是善?没有标准。所以,这里的善,实际上就是张文虎眼中的善。面对不同版本之间的差异,面对可能颠倒黑白的记载,“择善而从”就是张文虎认为那个对就用那个,那个好就是那个,跟事实、跟原著,究竟有多少关系,恐怕也只有张文虎知道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与其说司马迁《史记》,不如说张文虎《史记》。我们今天能看到了内容,是张文虎说了算,而不是司马迁。

司马迁《自序》,。我们现在看到的,却是130篇完整的《史记》。有十篇是别人完全编造的,跟司马迁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剩下的120篇,被“注释”了多少?没人知道。


三、《史记》沦为儒家的工具

众所周知,儒家有一个口号,叫“青史留名”,连皇帝都害怕在史书上留下恶名。记载什么、删除什么,儒家一贯的“春秋笔法”之下,《史记》显然是不能幸免的。历史记载,被搞成了儒家胁迫皇帝,欺压百姓的工具,是自然而然的事。很多电影、电视剧中都有这样的台词:“流芳千古”、“遗臭万年”。直白的说,得罪了儒家,就让你“遗臭万年”,比如秦始皇嬴政、隋炀帝杨广、满清的雍正。以雍正为例,继位诏书原件存放在台北故宫中,历史上的雍正却成了矫诏篡位的货色。表说这不是儒家干的,中国历史上有两类人,一个是儒家,一个是百姓。不识字的百姓,干的了嘛?

秦始皇统一天下,结束了500多年的内战,富裕、强大了中华。但是,秦始皇也结束了分封制。300多个诸侯国,三百多个丞相,被秦始皇搞成了只有一个丞相。对“学而优则仕”的儒家来说,简直是砸了孔孟、儒家的饭碗。儒家痛恨秦始皇、痛恨统一到骨髓了,连孟姜女哭长城这样夸张的穿越故事,都能编造的出来。

儒家还有一个口号,叫“善终”。《史记》就渲染了范蠡西施辞官、潇洒江湖的故事。被儒家作为了一个标准、一个典范,一个抹黑的工具。讨厌法治,渲染商鞅被车裂;讨厌雍正,渲染雍正死后没有首级;讨厌秦始皇嬴政,渲染嬴政死后臭味熏天,搞一车臭鱼烂虾遮挡臭气。

试问:以善终的标准,诸如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雷锋、狼牙山五壮士等等英雄,都不够这个标准,他们是暴君、还是酷吏?与此相反,儒家服务蒙元、满清,14年抗战中组织维持会为倭寇效忠,反而符合善终的标准。那些为事业、为理想抛头颅洒热血的,岂非都成了傻子?


总而言之。《史记》是史书。但也是一本被儒家“春秋笔法”2000后的“史书”。睁一只眼睛读史记,才是最靠谱的态度。否则,真成了“尽信书,不如无书”了。

PS:这个答题中用的的很多内容,都是《史记》原文如此的。很多键盘侠可能不以为是,根源在于,电子版的、百度版的《史记》少了最关键的一个篇章:出版说明。

提倡看正版。不买、借阅也行啊。

回答:

图片 11
《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记载了上至黄帝轩辕,下至汉武帝太初年间的历史。她既是一部优秀的史学著作,又是一部经典的文学著作。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汉朝太史令司马谈毕生的志愿,是能为后世留下一部与孔子的《春秋》那样地位的传世史作。从司马谈开始,就搜集史料,写了《史记》的部分篇章。司马谈死后,司马迁继承父亲遗志。与汉武帝太初元年,正式作《史记》。

天汉二年,司马迁因为李陵辩解,被汉武帝判处死刑。司马迁为完成《史记》。忍辱负重,申请改判为宫刑。在征和二年,《史记》基本完成。

《史记》成书之后,因言武帝之过,被汉武帝削去数篇。西汉博士褚少孙又补之。如:《孝武本级》原名《今上本纪》,原作已毁。褚少孙又从《封禅书》选取部分内容,录入其中。

今天流传于世的《史记》与原版出入颇大。少数篇章的作者是司马谈,大部分篇章的作者是司马迁,还有一少部分是褚少孙补充。

《史记》与原本及历史不符之处。

一、被汉武帝削去十篇。

《史记·孝武本纪》原名《今上本纪》,是《史记》十篇“有录无书”者之一。原篇中书汉武帝之恶甚多。武帝怒而削之。致使原著的《今上本纪》逸失。今本《孝武本纪》是录自《封禅书》。对于汉武帝的事迹,除了借助《史记》中的《封禅书》和《平准书》外,还需参阅《汉书·武帝本纪》。

除了《今上本纪》外,还有《孝景本纪》等九篇被汉武帝所毁。

二、《史记》中唯一一个不符合历史的事件。是赵氏孤儿案。
图片 12

据《左传》记载,赵庄姬与小叔子通奸。以后,小叔子被赵氏流放。赵庄姬迁怒赵氏。便在哥哥晋国国君面前诋毁赵氏。赵庄姬、晋君、郤氏、栾氏联合诛灭赵氏。而屠岸贾并非元凶,仅仅是个马前卒而已。

司马谈收集历史资料,应当有人读过赵国史书。在赵国史书中,掩饰了祖奶奶赵庄姬之罪行。把罪责全部推卸给马前卒屠岸贾。

《史记》中所记载的赵氏孤儿的故事,虽不符合历史。应当于赵国史书一致。

三、六国年代错乱严重。

《史记》中六国年代错乱严重,这是焚书坑儒所致。六国史书被焚毁。故事却大致流传可下来。口耳相传的故事,最容易出错的就是年代。

四、传抄过程中产生的错误。

例如:把燕简公写成燕惠公。郑桓公并非宣王庶弟,而是同母胞弟。

这些司马迁应当没有出错。而是后人传遍过程中出现了纰漏。

即便如此,《史记》也秦朝之后,可信度最高的史书。(《左传》是中国历史上,可信度最高的史书)
图片 13

回答:

史记并非司马迁原著 也不是他一个人编写完成的。而且他编写史记也带有个人情绪和对刘家的不满。不可以完全当真实的历史来看待。读史不如无史 我们要带着批判性思维去看待历史

回答:

一、创作于二千多年前的这部《史记》或曰《太史公书》应该是司马迁老先生自己所写,独立创作编纂完成的,这部伟大的历史著作贯穿了司马迁及其父亲老司马谈两代人的心血,从司马迁个人的人格与家庭素养来看他所创作的这部历史著作是真实的历史文献,毋庸置疑:“罔罗天下放失旧闻,王迹所兴、原始察终、见盛观衰”。甚至西汉时期的孙少褚先生非常喜爱珍惜司马迁所创作的《太史公书》补存残缺、矫正误传,曰:“太史良才,周游历览,事核词简,是称实录,惜哉残缺,非才妄续”。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这部著作是真实的历史实录,司马迁他是下了一生的心血用生命换来的,比他的生命还珍贵,创作完成后《太史公书》正藏之名山,副在京师。
图片 14二、老太史公这样的人生历程与人格意志不是我等可以认知与理解的,在他的另一篇《报任安书》中更能看出司马迁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历史文人他的人格魅力与志如泰山的傲然意志,人生的励志亦如血痛,在屈辱与痛切中完成他的《史记》,他用他的沉雄之笔究天人之际,成一家之言,即起人中立司马之业,这就是司马氏两代人的夙愿,把历史的真实记录下来,留给后世的人们,让我们能够看到二千多年前真实的并且精彩绝伦的历史画面,这是司马迁的伟大功绩,也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很是令人敬仰并顶礼膜拜啊。

回答:

《史记》是司马迁所写,基本上没有太大异议。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异议,首先,司马迁是继承了其父司马谈的事业,很可能司马迁接手时其书已有初稿。第二,其书初竣,就为汉武帝所不喜,当时就进行了删削和重组。《史记》中的《孝武本纪》原叫《今上本纪》,司马迁也不可能知道汉武帝的谥号。汉武帝看到《今上本纪》之后大怒,“怒而削之”。所以,现在的《孝武本纪》已非司马迁所作之原本纪,而是后世的褚少孙在《封禅书》的基础上补缀而成。据说到东汉时期,《史记》就已有十篇佚失,后经褚少孙增补。另外就是某些段落存在争议,例如顾颉刚先生就曾怀疑刘歆窜改过《史记》。

《史记》是否是真实的历史?应该说基本上还是真实的,但其中故事性是比较强的,所以《史记》读起来一点不觉得枯燥,鲁迅先生曾把它与文学作品相比。有些历史故事连司马迁本人也觉得不可靠时他会做一些相应的处理。例如周穆王平徐偃王之乱,司马迁就没有把它放入周本纪,而放入了赵世家。又例如夏本纪非常简略,而把故事性比较强的浞羿代夏放入吴世家,并且由他人口中说出。还有他认为黄帝应该是姓公孙,而不是姓姬,他觉得黄帝就是少昊,于是《史记》里便不再写少昊。还有许多不可能为外人知的会话,这些真实性都大打折扣。不过大的情节应该还是尽量接近史实了

回答:

谢邀!《史记》是否为司马迁所写?我在七年前写的博文《大师们的不同遭遇》中谈到《史记》大致的诞生经过:天汉三年,司马迁因言获罪,下‘蚕室’,受‘腐行’,受到极大的摧残和耻辱。太始元年(前96)年遇赦出狱,带着心灵和肉体的创伤,幽于粪土中,他想到了死,但又想到著述未完成,不应作轻于鸿毛之死。他终于从‘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乙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等先贤的遭遇中看到自己的出路。于是‘就极刑而无愠色’,决心‘隐忍苟活’以完成自己的著作。出狱后,司马迁升为中书令,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他‘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他的著作事业却从这里得到了更大的力量,并在《史记》若干篇幅中流露了对自己不幸遭遇的愤怒和不平。《报任安书》表白了他为了完成自己的著作而决心忍辱含垢的痛苦心情,是研究司马迁生平思想的重要资料,也是一篇饱含感情的杰出散文。《悲士不遇赋》也是晚年的作品,抒发了作者受宫刑后和不甘于‘没世无闻’的愤激情绪。最后编成《史记》定本藏官府,副本留京师家中,晚年仍在不停地修订《史记》。司马迁死后,其书名《太史公书》副本在宣帝时为外孙杨恽所发布,到了东汉恒灵之时演变成《史记》之名,流传至今。

从以上叙述可知:《史记》乃发愤之作,它成书经过是真实可靠的,绝不可能由司马迁之外的人拟写,从古至今未见有人质疑作者的真实性,这个事实如果还有人怀疑,那世上就找不到信史了。

至于《史记》是不是真正的历史?有个学者曾在课堂上做了实验,首先让学生看一下动作示范,然后让学生们进行描述和议论。结果,每个人看到了不同的情况并进行不同的议论。真实的历史也是如此,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绝对纯正真实的历史,受主客观很多因素的制约,无论是谁,都无法真正完全写出来!

孟子讲过:尽信书,不如无书。我们对史家写的史书可以参考,史家的史书上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是不能讲、不敢讲、讲不出、讲了也听不到的。关键是读者要有学识和自主思维的头脑,因此,同样的史书,不同的人会读出深浅不一的境界!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总站娱乐发布于www.55402.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司马迁写史记,是司马迁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