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平刘稹泽潞之战,巩固了唐朝的统一

2019-08-11 23:13栏目:历史资讯

问题:公元844年唐军平定哪个节度使叛乱,巩固了唐朝的统一?

唐会昌三年(843年)至四年,唐平定昭义(方镇名,治潞州,今山西长治)节度使刘从谏侄子刘稹割据作乱的作战。三年,刘从谏病重,因其长期与朝廷对抗,担心死后被诛灭九族,乃与幕僚张谷、陈扬庭密谋效法河北诸镇,以其侄刘稹为牙内都知兵马使,从子刘匡周为中军兵马使,孔目王协为押牙亲事兵马使,家奴李士贵为使宅十将兵马使,亲信刘守义、刘守忠、董可武、崔玄度分别统辖亲兵,企图割据一方与唐对抗。四月,刘从谏死后,刘稹秘不发丧,逼监军崔士康奏称刘从谏病重,请求朝廷任命其为留后。唐武宗李炎召集众宰相商议,李德裕认为昭义邻近京城,处于国家心脏位置,不能割据一方,沿袭河北诸镇惯例。武宗从其议,下诏给成德节度使王元逵、魏博节度使何弘敬维持二镇现状,令其不得和刘稹相勾结。刘稹见朝廷不准奏,遂公开对抗朝廷。五月十三日,武宗制令削夺刘从谏及刘稹官爵,命王元逵为泽潞北面招讨使,何弘敬为南面诏讨使,与河中节度使陈夷行、河东节度使刘沔、河阳节度使王茂元合力攻讨刘稹。六月,王茂元命兵马使马继等率步骑兵2000进屯天井关南的科斗店(今山西晋城南),刘稹遣衙内十将薛茂卿将亲军2000抵抗。七月,以山南东道节度使卢钧为昭义节度招抚使。晋绛行营节度使李彦佐行动迟缓,十八日,诏命天德防御使石雄为晋绛行营节度副使,命李彦佐迅速进屯翼城(今属山西)。同月,王元逵奏称攻拔宣务栅(在今河北隆尧西北),并在尧山(今河北完县西北)击败刘稹增援部队。武宗下诏称赞王元逵,严厉指责李彦佐、刘沔、王茂元,命其迅速进兵。八月十八日,薛茂卿率军攻破科斗店,擒获马继等人,焚掠小寨17座,河阳人慌马惊,准备退保怀州(治野王,今河南—沁阳),朝廷乃令忠武节度使王宰率兵救援。时王茂元率兵屯驻万善城(今河南沁阳东北),刘稹命牙将张巨、刘公直等人会同薛茂卿合力进攻,原定九月初一包围万善城。张巨探知城内防守薄弱,欲独抢战功,于二十九日即发兵攻城。王茂元人孤势单,准备弃城逃跑,恰义成援兵赶到,张巨只好率兵撤退,登太行山时士卒自相惊扰,人马互相践踏,许多士卒坠崖摔死。九月二十四日,以石雄为晋绛行营节度使,命其进攻潞州。石雄于次日即率兵从翼城出发,越过乌岭(在翼城县境),攻破昭义军5个营寨,杀获千人。薛茂卿战功显赫,刘稹却既无加官又不封赏,薛茂卿非常不满,乃暗中与王宰通谋。二月初三,王宰率兵进攻天井关(一名太行关,在今山西晋城南太行山上),薛茂卿佯战即退,王宰遂占据天井关,其东西两翼的昭义营寨也都退走。刘稹把薛茂卿诱骗到潞州后杀害,命刘公直代替薛茂卿。十四日,王宰率兵进攻泽州(治晋城,今属山西),与刘公直交战失利,刘公直乘胜收复天井关。二十日,王宰引兵进击刘公直,大破其众,并趁势攻克陵川(今属山西)。二十八日,河东都将杨弁发动兵变,占据太原(今太原西南),派人与刘稹联络,共抗朝廷。四年正月二十八日,河东兵攻克太原,生擒杨弁,尽诛乱卒。二月初六,石雄攻拔昭义的良马(在今山西安泽东北)等三寨一堡。河东行营都知兵马使王逢击败昭义将康良伶,康放弃石会关,退守腰鼓岭(在今山西武乡西北)。刘稹年少无知,又性情懦弱,军政大权实握在王协、李士贵手中。此二人贪婪好财,对下有功不赏,导致军心涣散。西汶艺术网七月,刘稹心腹高文端归降,为官军提供了机要情报。二十五日,邢州(治龙冈,今河北邢台)刺史崔嘏举州归降。洺州(治永年,今河北永年东南)、磁州(治滏阳,今河北磁县)亦相继归降。潞州人闻知邢、洺、磁三州降,大为恐慌。郭谊、王协乃于八月杀死刘稹及其亲信,向朝廷请降。石雄率7000人进入潞州,又将郭谊、王协等人囚送长安,持续一年之久的泽潞之乱终于平定。<

回答:

公元844年,(唐武宗会昌四年)七月,对抗朝廷一年有余的昭义军在朝廷大军四面围攻下 ,发生内部叛变事件,自称节度使留后的刘稹及其心腹十二家的宗族老少,均被其变节部将郭谊、王协等屠杀,其后变军遣使向朝廷请降,然当时主政的宰相李德裕以郭谊等本就是怂恿刘稹叛乱的谋主,现在势穷力孤,就卖主以求荣,断不可恕。唐武宗从其言,命与刘家有私仇的河中节度使石雄以兵七千直入潞州,擒杀郭谊、王协等变军将士数十人。至此 ,所谓昭义刘稹之乱彻底平息。

在唐史上,类似的藩镇叛乱、剿平事件层出不穷,然平息刘稹之乱却另有深意。众所周知,自唐武宗登基以来,长期受牛僧孺、李宗闵朋党集团打压、排挤的李德裕,得到了武宗皇帝充分的信任和重用,得以一展抱负。在他当政期间,不但大批因循守旧的牛党官员纷纷遭到贬斥,朝廷的对外权威随着李德裕积极、强硬的内外政策,而得以逐渐恢复。

就在李德裕积极巩固、重塑朝廷权威的会昌三年,昭义军节度使刘从諫病逝,其侄刘稹在军中大将郭谊、刘匡周、李世贵等拥戴下,上表朝廷,欲以“河朔旧事”、请为节度使留后。所谓“河朔旧事”,即屡屡反抗朝廷、隐然独立王国的幽州、成德、魏博三镇节度使的父子相承、朝廷被迫追认的旧俗。但是,昭义军并不是根源于安史旧部的河北藩镇之一,且在历史上屡次成为朝廷征讨河北的主要军事力量之一,只是自刘悟以来,刘家父子两代执掌昭义军,且刘从谏在世时嚣张跋扈,在朝廷发生甘露事变后,刘从谏是唯一敢指责仇士良等权阉把持朝政、并公开庇护被通缉的官员的藩镇,当时朝廷内外一时为之哗然。

面对刘稹的表请留后,宰相李德裕以昭义军节度使必须听从朝廷委派,遂代表朝廷对刘稹之请严词拒绝,并下诏让刘稹护丧归洛、听候朝廷安排。昭义军诸将闻听嚣然,于是刘稹拒不受命,就此举旗叛乱。而这正是李德裕希望的杀鸡儆猴、确立朝廷威仪的良机,于是按照早已定下的计划,朝廷颁发讨伐令,河阳军王茂元部、忠武军王宰部、河东军刘沔部、河中军石雄部、成德军王元逵部、魏博军何弘敬部等纷纷出动,四面围攻,尤其是刘稹集团期待的魏博、成德、幽州三镇的支持,完全落空,前者还加入了讨伐大军,因此可以说,刘稹之乱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而借刘稹等人的脑袋,李德裕成功地树立了唐武宗朝廷的威势,国内诸藩镇无不对朝廷旨意尊奉有加,为武宗、宣宗时期李唐王朝的中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图片 1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总站娱乐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唐平刘稹泽潞之战,巩固了唐朝的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