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家慷慨赴死,朱祁钰算中兴之主吗

2019-08-29 00:26栏目:历史资讯

问题:朱祁钰算中兴之主吗?

正统十四年八月明军主力在土木堡被瓦剌也先打败,,50万精锐明军全军覆没,,明英宗朱祁镇被俘,英国公张辅、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等66名大臣战死。配备先进火器的京师最精锐三大营(五军营、神机营、三千营)毁于一旦。也先带领瓦剌军一路胁迫着明英宗朱祁镇挟大胜之威,向北京进逼而来。

回答:

图片 1

如果让我给明朝皇帝排一下位置,前三名应该是太祖朱元璋,成祖朱棣,明宣宗朱瞻基,除此三人外,若论“中兴之主”,首推明孝宗朱祐樘,下面我们就看看比较下朱佑樘和朱祁钰。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 2

正统十四年八月十八日兵败噩耗传进北京城,北京城里的高官富商纷纷出城南逃,朝廷的大臣们也人心惶惶。皇太后命郕王朱祁钰监国,大臣徐有贞提出:“天象的大明有这一劫,如果都城迁到江南,能免除大明灭顶之灾。”兵部侍郎于谦站出来大声说道:”谁提议迁都应当立斩,京师乃大明天下之根本,一旦轻动便大事已去,难道看不见宋朝南渡的故事吗?“于谦一力坚持下坚守北京城,在郕王朱祁钰、吏部尚书王直和内阁学士陈循等主战派官员支持下,朝廷决定按于谦的意见坚守北京城抗击瓦刺大军,升于谦为兵部尚书全面主持北京城的防务。

什么是中兴之主

中国历史上开国之君常有,而中兴之主则不多见。

“中兴”通常是指封建王朝由盛而衰的过程中,突然再度崛起。

这个过程一般发生在一个王朝的中期,由此看来朱祐樘和朱祁钰都符合这个时间阶段。

图片 3

展开剩余73%

中兴之主的衡量标准

政绩是最主要的衡量标准。

朱祁钰在位期间的最大功绩就是,受命于危难,坚守北京,在存亡之际保住了大明王朝,并且在位期间做到了任用贤良,使得政治经济都得到了一定的发展。

朱佑樘,由于坎坷的经历早就了宽厚仁慈的性格,朱佑樘在位期间,相对于成化年间,朝中风气有了极大的改观,“亲贤臣远小人”,在这一点上孝宗表现得非常出色,在孝宗执政期间,政局稳定,经济复苏,国库充盈,史称“弘治中兴”。

图片 4

图片 5

个人品行

如果说在政绩上二人难分胜负,那么在个人品行上,明孝宗朱佑樘可以说有明一朝,无出其右者。

明朝出了很多荒唐皇帝,其中怠政者颇多,如数十年不上朝的万历,忙着木工不理朝政的天启等。

但是孝宗朱佑樘不仅每天早朝必到,而且还重开了废置很久的午朝,利用更多的时间和大臣共同讨论国家大事,以及执政方针。说到勤政,整个明朝除了朱元璋,恐怕无人是他对手。

不近声色,也是朱佑樘的一大特点,中国历史上的所有皇帝中,只有朱佑樘彻底贯彻了一夫一妻制,后宫仅有张皇后一人。

自我反省,皇帝号称天子,很多时候即使错了也得将错就错,而朱佑樘虽然在后期曾重用李广等奸臣,但是却能及时悔悟,并引以为戒。

图片 6

相对于朱佑樘,从朱祁钰从他对待英宗朱祁镇,以及改立太子两件事,上就能看出明显差距。

所以在我看来,明孝宗朱佑樘才是当之无愧的大明中兴之主。

回答:

图片 7

朱祁钰只有7年故事,算不上什么中兴之主。

从“土木堡之役”到“夺门之变”,朱祁钰似昙花一现,只做了7年皇帝,哥哥朱祁镇做了7年明朝唯一的太上皇,后又第二次做了皇帝,罕见。从相敬如睦的兄弟到相互折磨的死敌,朱祁钰失去了皇位,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1435年,年仅9岁朱祁镇即位,称为明英宗,他封异母弟弟朱祁钰为郕王。

1449年,蒙古族瓦刺部进犯明朝北疆,很快逼近大同。在宦官王振的鼓动下,英宗朱祁镇率50万大军亲征瓦刺,在土木堡(今河北怀来)被瓦刺军包围,朱祁镇被俘。留在都城的兵部尚书于谦等大臣劝服孙太后,立21岁的郕王朱祁钰为帝,称为明代宗,尊朱祁镇为太上皇。

但朱祁钰并不满足,他不仅自己要做皇帝,而且希望自己儿子能够取代英宗之子的太子地位,于是他导演了“皇帝贿赂大臣”的千古丑剧。

一年后明朝廷与瓦刺部议和,明英宗被接回京城。但朱祁钰心里很不情愿太上皇回来,怕归还自己的皇位。当使臣杨善迎回太上皇时,他下令用“一轿两骑”的寒酸仪式羞辱太上皇,然后将太上皇软禁在南宫,派人严加看管,心胸狭小到何等地步。

哥哥朱祁镇被软禁在南宫,时刻想着东山再起。1457年正月朱祁钰病重卧床,朱祁镇终于等来了翻牌的机会。武清侯石亨、都御史徐有贞、太监曹吉祥等得到孙太后的默许后,撞开南宫大门,簇拥着朱祁镇到奉天殿上朝,文武百官惊慌失措,眼看事已如此,只得纷纷向朱祁镇高呼万岁,这就是史称的“夺门之变”。

朱祁镇夺回其弟朱祁钰的皇位,改元天顺,旋即“一报还一报”,废掉了朱祁钰的帝号,将弟弟移居西苑软禁起来。没过多久朱祁钰病逝,时年30岁,哥哥下令拆毁弟弟为自己营建的陵墓,连身边重臣于谦、王文也被杀掉,朱祁钰的统治就这么匆匆结束了,也算明朝历史上最为黑暗的一幕。

朱祁钰并没有多大错,他临危受命,和于谦一起挽救岌岌可危的江山社稷,使得大明帝国转危为安,并对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进行了整顿和改革,使社会由乱而治。他在位期间,知人善任,升兵部侍郎于谦为兵部尚书,组织京城保卫战,抢运通州的粮食进京,加固京城及京城周围的防御工事,操练新军,从牢中放出石亨将军指挥战斗,终于在北京城外击退了瓦剌的入侵,使得弹尽粮绝的瓦剌军退回了北漠草原。

[图片、资料源于网络,如侵权请告之,立马删掉相关部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时北京城内能打仗的精锐部队都在土木堡被消灭,北京城及周边地区仅剩老弱士兵不到十万人,朝廷上下都没有信心守住北京城。于是于谦请示郕王同意后,调河南、河北的备操军、山东和南京沿海的备倭军、北京城周边的运粮军火速赶往京城到勤王。瓦刺也先带着大军押送明英宗一路杀向北京,沿路要挟明英宗命守城将领打开城门投降。

图片 8

图片来源于网络

九月六日郕王朱祁钰在于谦等大臣拥立为景泰皇帝,尊被俘的朱祁镇为太上皇。同时下令边关将领,即便是瓦剌用太上皇的名义下令,也不用听从。十月十一日瓦剌军抵北京城下,于谦亲自披甲带领大军在北京城门外列阵,并宣布:“我亲自在前线督战,将领退斩将领,军士退斩军士,前队退后队斩前队,此战有进无退。”十三日,于谦与石亨率军与瓦刺大军在德胜门外大战,在明军使用大量火器猛烈打击下,也先的弟弟被打死瓦,剌军被打的狼狈逃窜。瓦刺军随后进攻西直门明军,在西直门守军坚决抗击下,瓦刺军进攻不利后撤走。 瓦剌军不甘失败,又在彰义门大举组织进攻,瓦剌军攻到土城,被埋伏在民居内的大队明军火枪手阻击,瓦刺军在慌乱撤退中死伤无数。与瓦刺大军相持五日后,到十一月八日,瓦剌军怕被明各路援军截断归路,也先带领瓦刺主力退出塞外回到草原,北京城的危机解除了,大明朝遭遇宋靖康之耻的危机也消除了。

图片 9

图片来源于网络

景泰元年八月瓦刺也先与大明讲和,向大明提出送太上皇回北京。景泰帝朱祁钰起初不愿意,在于谦的再三劝说下,终于派人把太上皇朱祁镇迎回北京城,软禁在南宫。景泰帝不但将南宫的大门上锁后灌上铅水,而且派锦衣卫将朱祁镇严密监视。甚至把南宫附近的树木砍伐殆尽,让人无法靠近南宫藏匿,以免有人联络被软禁的太上皇,在惊恐不安之中,太上皇朱祁镇度过七年的软禁时光。然而景泰八年正月太上皇朱祁镇,乘景泰帝朱祁钰病重的时机,在石亨和曹吉祥、徐有贞等人的拥立下恢复帝位。明英宗朱祁镇恢复帝位后,由于怕于谦在朝廷的威望太高,辅助景泰帝争夺帝位。而且当初朱祁镇被瓦刺俘虏,于谦没有在第一时间营救自己,明英宗心里怀恨已久。所以复位后第一件事就是抓捕于谦,在明知道是冤枉的情况下,以莫须有的罪名下令处斩。

图片 10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于谦当时的权势和威望完全有能力拥立景泰帝对抗明英宗,保全自己身家性命。当时明朝土木堡危机才过去8年,国内外局势还在动荡不,英宗皇帝和景泰皇帝为争皇帝位如果大打出手,必然导致国家陷于战乱,天下百姓遭殃。于谦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为了大明朝的江山社稷安危,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依然慨然担当。1457年一月二十二日于谦在北京百姓闻夹道痛哭声中,从容就义赴死。《明史》评价于谦:忠义心烈,与日月争光!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总站娱乐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为国家慷慨赴死,朱祁钰算中兴之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