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将军荀彘和楼船将军杨仆刚刚回朝为何就被汉

2019-08-16 20:53栏目: 历史文化

问题:左将军荀彘和楼船将军杨仆刚刚回朝为何就被汉武帝处死了?

55.朝鲜列传

战国时朝鲜被燕国吞并。

回答:

朝鲜王卫满

汉朝一统,朝鲜就归燕国管理。后来燕王卢绾造反,逃亡匈奴,卫满带了一千来人,打扮成蛮夷,跑到朝鲜自立为王,建都王险城。

汉惠帝时,卫满称臣,保卫汉朝边境,阻挡蛮夷入侵,顺便降服了周围小国。

卫满传至孙子右渠,自己不去朝见天子,还阻止周边小国朝见。

前109年,汉朝派涉何前去责备朝鲜,右渠根本不理他,涉何就杀了个朝鲜小王,冒称杀了个朝鲜将军,以此上报天子受赏。朝鲜怨恨,出兵杀死了涉何。

汉朝因此征召罪犯,派出楼船将军杨仆率兵五万,与左将军荀彘共同讨伐朝鲜,结果荀彘兵败,而杨仆出兵七千没能打下首都王险。

汉武帝又派出卫山去威胁朝鲜,朝鲜王右渠叩头谢罪,愿意投降,但是怕被两位将军报复,于是派太子带人先去谢罪。

太子带着一万多朝鲜人佩戴兵器渡河而来,左将军荀彘不允许他们拿着兵器过来,于是双方僵持,太子又领着大家回去了。卫山回朝报告,被汉武帝杀了。

于是荀彘就继续进攻,与楼船将军杨仆会合,包围了都城,一连数月,没能攻克。

朝鲜大臣们暗中和杨仆商量投降,来往数次,反而让荀彘生疑,报告给汉使公孙遂,说杨仆通敌。公孙遂以此就捉拿了杨仆,报告武帝,结果公孙遂也被武帝杀了。

左将军荀彘因此合并了两支部队,加紧进攻,朝鲜大臣纷纷投降。

前108年,朝鲜王右渠被手下弑杀,朝鲜投降,左将军荀彘平定朝鲜,设置四郡。

左将军荀彘凯旋回京,被判嫉妒争功,违背作战计划罪被杀;楼船将军杨仆被判擅自进攻罪,法当死刑,最后花钱赎成了平民。


《简读丨史记》专题

杨仆、荀彘二人是西汉名将,杨仆是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南湾村人,主要有东移函谷关和南下平叛之功。荀彘是太原广武人,因其善于驾车,任侍中,多次以校尉职务随从大将军征战。

公元前108年,汉武帝派兵平定朝鲜,在朝鲜设乐浪、玄菟、临屯、真番四郡,隶属幽州。可是平定朝鲜的左将军荀彘和楼船将军杨仆一回朝,汉武帝就下令把他们处死,这其中原因要从这场平朝之战之前说起。

图片 1
在汉朝建国后,燕国人卫满流亡到朝鲜,他和燕王聚集真番、朝鲜及原燕、齐的逃亡者,梳椎形发髻,在王险城建都,自称朝鲜王,并侵略、招降周围小国和部落,统辖的区域达数千里。在汉武帝时期,卫满的孙子卫右渠继位朝鲜王,而此时周围的许多小国想上书要求拜见汉天子,被卫右渠阻止,因此,汉武帝派涉何前往朝鲜责备卫右渠,但卫右渠不为所动。于是,汉武帝命大军兵分两路征讨卫右渠,一路从齐地乘船渡过渤海,一路从辽东郡出发。但卫右渠调兵据守险要,所以汉军出师不利,两路军队都吃了败战。

图片 2
卫右渠虽然取得了两场胜利,但明白自己终究无法与大汉相抗衡,所以会见了汉武帝另派来的将领卫山,表示愿意投降,派自己的儿子随卫山去汉朝谢罪,可是卫右渠给儿子派了一万多兵士随从。这令卫山和荀彘都怀疑朝鲜人的动机,于是便向卫右渠儿子提出随从不能携带兵器,可卫右渠的儿子也开始心生疑虑,怕卫山和荀彘想要欺骗并杀害自己,于是又率领回到朝鲜。卫山无功而返,汉武帝认为卫山无能,杀了他,然后又令荀彘和杨仆重新攻打朝鲜。

荀彘率军从西北方向直逼王险城下,杨仆也前去会师,驻军于王险城南,打了几个月也未能攻下王险城。这时在战略上这二位将军有了分歧:荀彘想要强攻,而杨仆想要招降。荀彘竭力攻城,杨仆却暗中与朝鲜大臣取得联系,双方往来会谈。所以两位将军不能相互协调,无法共同对敌。
图片 3

汉武帝获知这一情况后很生气,就派济南太守公孙遂前去督责荀彘与杨仆,并授予公孙遂有临机处置之权,可公孙遂到达朝鲜却和荀彘一起把杨仆逮捕起来,这可不是汉武帝的本意,并且公孙遂此举有矫诏的嫌疑,所以公孙遂回去之后就被砍了头。

而入朝大军的荀彘在合并了杨仆的军队后,兵力更胜,加紧攻打王险城,朝鲜韩阴等大臣受不了了,在元封三年,尼溪相参派人杀了朝鲜王卫右渠,向汉朝投降。平定朝鲜战争至此结束,左将军荀彘一回到京城,便被汉武帝下令斩首弃市,理由是荀彘犯了争功而相互嫉妒,违背作战计划之罪。而杨仆也因犯了擅自行动之罪,被判处死刑,但他用钱赎了罪,贬为庶民。

回答:

荀彘被处死了,杨仆没死,花钱赎罪成了庶人。《史记·朝鲜列传》载:

左将军征至,坐争功相嫉,乖计,弃市。楼船将军亦坐兵至洌口,当待左将军,擅先纵,失亡多,当诛,赎为庶人。

这两人都是因在征伐朝鲜时所犯的罪过而被汉武帝判处死刑。

图片 4

当时的朝鲜是卫满朝鲜。卫满是秦汉之交的人,本出身燕国。刘邦称帝后,封卢绾为燕王,后来卢绾反叛逃往匈奴,卫满趁机召集了千余人,“魋结蛮夷服”,椎发易服,向东渡过浿水(大同江),又募集齐、燕的亡命之徒,势力大增,进而推翻了箕子朝鲜,称王,建都王险城(平壤)。

卫满称王后,向汉朝称臣纳贡,“为外臣,保塞外蛮夷”,成了汉朝的藩属。但到了他的孙子卫右渠为王时,大量招诱汉朝的流民前去定居,惹来朝廷不满,同时卫右渠又不肯再向朝廷纳贡。而此时汉朝的当政者正是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如何忍得,便派出使者前去问责卫右渠,但卫右渠态度强硬,把使者赶了回去。

这下彻底惹怒了汉武帝。元封二年,汉武帝募集刑徒为军,讨伐卫右渠,“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浮渤海,兵五万人;左将军荀彘出辽东”,一路从齐地渡渤海,一路出辽东,两路大军围攻朝鲜。

卫右渠凭借地利,据险以守,在开战初期竟然打退了两路大军。

汉武帝见作战不利,又派出使者卫山前去朝鲜宣谕,“乃使卫山因兵威往谕右渠”,卫右渠虽是在军事上取得了胜利,但自知国力不能与汉朝相抗,态度软化,决定派太子入朝请罪,“遣太子入谢,献马五千匹,及馈军粮”,同时派了一万多人跟随。使者卫山与左将军荀彘商议了下,觉得太子随从过多,可能有诈,便强行要求朝鲜太子的人马缴械,太子也怕是汉人的计策,不肯答应,最终又回到朝鲜去了。

汉武帝听得卫山的回报,大怒,立时便诛杀了他。(可怜的卫山。)

此后,荀彘和杨仆再次合攻朝鲜。荀彘从西北而进,攻破了朝鲜的浿水上军,并包围了王险城的西北边;杨仆也攻到了王险城下,居于城南。卫右渠在城中坚守。

就在这时,这两名领军大将发生了冲突。荀彘本是武帝的侍中,非常受宠信,此时又胜了几仗,军心大盛,因此极力主张强攻;而杨仆渡海而来,士卒伤亡很多,便极力主张议和。朝鲜趁机派人找到杨仆说要向他投降,而荀彘则是三番五次找杨仆约定开战日期。杨仆犹犹豫豫,拿不定主意,战事便一直拖延着。

汉武帝见战事拖延,不知何故,便又派济南太守公孙遂前去查问,还给予其便宜行事之权。没想到公孙遂到了军中,仅仅听了荀彘一面之词,便伙同他把杨仆给抓了,同时兼并了杨仆的军队。随后公孙遂自以为立下大功,回去向武帝报信,武帝大怒,“天子诛遂”,把他给杀了。

虽然如此,但荀彘并合两军后,再无掣肘,开始猛攻王险城。军威之下,城中生变,朝鲜的大臣们合谋杀死了卫右渠,开门投降,朝鲜平定。此后武帝在朝鲜故地设郡,便是乐浪、玄菟、真番、临屯这所谓的“汉四郡”。

虽然这场征伐朝鲜的战争最终依旧是胜了,但战争中两名将领的表现引得汉武帝十分不满。荀彘回朝后,便被武帝以“争功嫉妒,违背作战计划”之罪,判处死刑;而杨仆也被以“擅自出兵攻击敌人,致使伤亡过多”的罪名同样判处死刑,但可能是杨仆有钱吧,花钱赎去了罪,但也依旧被贬为了平民。

打了胜仗,为朝廷开疆拓土,按说也是封侯之功,最后非但没功,反倒被诛,真是天威难测,算是两个倒霉蛋。

图片 5

回答:

蟹妖~~

因为两人都不听话,一个擅自出兵,一个阴险争功。

元封二年,汉武帝命涉何前往朝鲜,希望朝鲜王卫右渠能臣服汉朝,称臣纳贡,卫右渠拒绝了。涉何回到汉朝边界时,想到自己没有完成使命,便心生一计,杀死了前来送涉何回汉朝的高官。涉何把这件事报告给了汉武帝,武帝非常欣赏涉何的举动,不仅没有责怪,还奖赏了他,拜涉何为辽东东部都尉。但是,朝鲜这边就不满意了,于是发兵攻打涉何,这一下,两国就短兵相接了。

武帝招募天下犯了死罪的人,前往朝鲜打仗,楼船将军杨仆从齐地走海路,左将军荀彘从辽东走陆路,水陆并进,共同攻打朝鲜。图片 6

杨仆走海路直接到了朝鲜都城王险,结果因为兵少,又不熟悉环境,被打个落花流水。荀彘也首战失利。

后来,荀彘进军王险城,在西北扎营,杨仆在则在城南扎营。杨仆主张议和,荀彘主张攻城,朝鲜就派使者暗地里与杨仆联络,请求议和。荀彘久攻不下,便约杨仆一起攻城,杨仆却不予理会。求功心切的荀彘便联合武帝派来的使者拿下了杨仆,将两军并为一军,最终攻破了王险。图片 7

然而,荀彘因为争功,被弃市,杨仆则因为没有按约擅自攻打朝鲜,致使汉军损失惨重,而被废为庶人。

回答:

当时的朝鲜是卫满朝鲜。卫满是秦汉之交的人,本出身燕国。刘邦称帝后,封卢绾为燕王,后来卢绾反叛逃往匈奴,卫满趁机召集了千余人,“魋结蛮夷服”,椎发易服,向东渡过浿水(大同江),又募集齐、燕的亡命之徒,势力大增,进而推翻了箕子朝鲜,称王,建都王险城(平壤)。

卫满称王后,向汉朝称臣纳贡,“为外臣,保塞外蛮夷”,成了汉朝的藩属。但到了他的孙子卫右渠为王时,大量招诱汉朝的流民前去定居,惹来朝廷不满,同时卫右渠又不肯再向朝廷纳贡。而此时汉朝的当政者正是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如何忍得,便派出使者前去问责卫右渠,但卫右渠态度强硬,把使者赶了回去。

这下彻底惹怒了汉武帝。元封二年,汉武帝募集刑徒为军,讨伐卫右渠,“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浮渤海,兵五万人;左将军荀彘出辽东”,一路从齐地渡渤海,一路出辽东,两路大军围攻朝鲜。

卫右渠凭借地利,据险以守,在开战初期竟然打退了两路大军。

汉武帝见作战不利,又派出使者卫山前去朝鲜宣谕,“乃使卫山因兵威往谕右渠”,卫右渠虽是在军事上取得了胜利,但自知国力不能与汉朝相抗,态度软化,决定派太子入朝请罪,“遣太子入谢,献马五千匹,及馈军粮”,同时派了一万多人跟随。使者卫山与左将军荀彘商议了下,觉得太子随从过多,可能有诈,便强行要求朝鲜太子的人马缴械,太子也怕是汉人的计策,不肯答应,最终又回到朝鲜去了。

汉武帝听得卫山的回报,大怒,立时便诛杀了他。(可怜的卫山。)

此后,荀彘和杨仆再次合攻朝鲜。荀彘从西北而进,攻破了朝鲜的浿水上军,并包围了王险城的西北边;杨仆也攻到了王险城下,居于城南。卫右渠在城中坚守。

就在这时,这两名领军大将发生了冲突。荀彘本是武帝的侍中,非常受宠信,此时又胜了几仗,军心大盛,因此极力主张强攻;而杨仆渡海而来,士卒伤亡很多,便极力主张议和。朝鲜趁机派人找到杨仆说要向他投降,而荀彘则是三番五次找杨仆约定开战日期。杨仆犹犹豫豫,拿不定主意,战事便一直拖延着。

汉武帝见战事拖延,不知何故,便又派济南太守公孙遂前去查问,还给予其便宜行事之权。没想到公孙遂到了军中,仅仅听了荀彘一面之词,便伙同他把杨仆给抓了,同时兼并了杨仆的军队。随后公孙遂自以为立下大功,回去向武帝报信,武帝大怒,“天子诛遂”,把他给杀了。

虽然如此,但荀彘并合两军后,再无掣肘,开始猛攻王险城。军威之下,城中生变,朝鲜的大臣们合谋杀死了卫右渠,开门投降,朝鲜平定。此后武帝在朝鲜故地设郡,便是乐浪、玄菟、真番、临屯这所谓的“汉四郡”。

虽然这场征伐朝鲜的战争最终依旧是胜了,但战争中两名将领的表现引得汉武帝十分不满。荀彘回朝后,便被武帝以“争功嫉妒,违背作战计划”之罪,判处死刑;而杨仆也被以“擅自出兵攻击敌人,致使伤亡过多”的罪名同样判处死刑,但可能是杨仆有钱吧,花钱赎去了罪,但也依旧被贬为了平民。

打了胜仗,为朝廷开疆拓土,按说也是封侯之功,最后非但没功,反倒被诛,真是天威难测,算是两个倒霉蛋。

回答:

谢邀!

只能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实在让人费解。

汉武开疆之平朝鲜国

衣赐履按:对于朝鲜与天朝的关系,我始终不甚了了,印象里似乎是武王灭商时,商纣哪个叔父跑到朝鲜,建立了一个王国。但毕竟记录得过于简单,似更宜归于传说。而武帝刘彻,还真就把朝鲜大部纳入了中国的版图,结结实实设了四个郡,而非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藩属国。

战国时期燕国(首都蓟城,北京市)全盛之时,曾经占领真番(朝鲜信川市)、朝鲜(朝鲜平壤市)为属地,设置官吏,修筑要塞。秦灭掉燕国之后,真番、朝鲜脱幅而去。汉朝兴起后,因距离遥远,难于守御,所以只重修了秦朝时的原有边塞,以浿水(朝鲜半岛清川江,浿读如沛)作为边界,由汉朝设置的燕国管辖。前195年,燕王卢绾谋反,投降匈奴。燕国人卫满聚集亲信一千余人,把头发结辫,身穿蛮夷服装向东逃出边塞,渡过浿水,在秦朝放弃的空地上定居,自立为王,逐渐将真番、朝鲜的蛮夷部族和从燕国逃出的人归于自己的统治之下,建都王险城(朝鲜平壤市。称朝鲜王国,也称卫氏朝鲜)。

衣赐履说:卫满头发结辫,身穿蛮夷服装,应该也有相应的理由。

到汉惠帝、高后时期,因天下刚刚安定不久,辽东郡(辽宁省辽阳市)太守便与卫满约定,由卫满作为汉朝的藩属,负责阻止其他蛮夷部落侵扰汉朝边塞,但如果各蛮夷部落的首领要到汉朝晋见天子,卫满不得阻挠。辽东太守向朝廷汇报,朝廷嘉许,同时对朝鲜给予大量赏赐援助,卫满利用汉朝的支持向外蚕食扩张,真番、临屯(韩国江陵市)都来臣服归属,卫满控制地域扩大到方圆数千里。

王位传至卫满的孙子卫右渠时,卫氏朝鲜招降的汉朝逃亡之人越来越多,而卫右渠又从来未到长安朝见过汉朝天子。辰国国君(位于朝鲜半岛南部,是一个组织松懈的部落联盟)想要上书汉朝,晋见天子,但被卫氏朝鲜阻隔未能成行。

前109年,刘彻派使臣涉何前往王险城与卫右渠谈判,但卫右渠不肯接受诏令。涉何返回,到达边界时,刺杀了护送他的朝鲜将领,然后渡过浿水,驰入汉朝边塞。向刘彻报告说,朝鲜不愿归附,我杀死了他们的名将。刘彻认为涉何做得对,未加责问,任命他为辽东郡东部都尉(驻地在辽宁省凤城县东北)。朝鲜王国岂能咽下这口气?派奇兵攻击辽东郡,格杀涉何。

衣赐履说:涉何刺杀朝鲜将领,这是个什么性质的事件?

刘彻接到报告后,对朝鲜击斩涉何,以及拒抗汉朝的态度,大光其火,决定收拾朝鲜。于是,招募天下犯有死罪的人当兵,由楼船将军杨仆率领,从齐国渡渤海,左将军荀彘从辽东郡出发,跨越马訾水(即鸭绿江,訾读如资),海陆两路夹攻。

衣赐履说:荀彘以前曾数次跟随大将军卫青攻击匈奴,虽未封侯,但做到将军,战力当不容小觑。此番,荀彘以左将军身份领兵,左将军为重号将军,地位应在楼船将军杨仆之上(重号将军、杂号将军,可参见拙文《汉武开疆之灭南越国(下)》)。此番出兵,军士多为犯有死罪的人,可以想见,彼时,刑狱之广,到了什么地步。

前108年,汉军进入朝鲜境内,卫右渠派兵抵抗。杨仆率领齐国军队七千人先行抵达王险城。卫右渠据城坚守,探知杨仆兵力单薄,索性先下手为强,出奇兵袭击杨仆。杨仆军团溃散,逃入山中,过了十几天才逐渐收拢。荀彘率部抵达浿水,遭遇朝鲜军队,不能突破。

刘彻见两位将军如此狼狈,便想展开政治攻势,派卫山前往朝鲜,借助军事压力,劝卫右渠归顺。卫右渠见到卫山,行礼道歉,说,我本愿意归降,但又害怕两位将军向我使诈,把我给做了,如今见到天子信节,所以再次请求归降。于是,卫右渠派太子前往汉朝谢罪,并献马五千匹,又为汉军提供粮秣。太子率众一万余人,全副武装,即将渡过浿水。面对朝鲜庞大的护送军队,卫山和荀彘担心会出变故,便对太子说,既然朝鲜已经归顺朝廷,太子到长安朝觐,应由中国护卫,不需要朝鲜武装部队保驾。朝鲜太子一听,也怕卫山和荀彘用计杀他,于是不肯渡过浿水,带人返回。卫山回京报告刘彻,刘彻责备卫山败事,斩首。

衣赐履说:看到这里,瞠目结舌,刘彻这是得了什么病?

于是,再次开战。荀彘大破朝鲜军队,渡过浿水,向前推进,逼临王险城下,包围西北两面,杨仆则屯兵城南。卫右渠坚决守城,汉军一连数月未能攻下。荀彘率领的燕、代地区兵卒大多强劲剽悍;而杨仆所率齐国兵卒因曾经遭到败亡,全都心怀恐惧,手下将领也感到惭愧不安,所以在围困王险城时,倾向于和平解决。荀彘不断发动猛攻,朝鲜就暗中派人与杨仆私下商议投降之事。荀彘几次和杨仆商量共同攻城的日期,但杨仆想与朝鲜私定和约,所以不与荀彘会合。荀彘也派人寻找机会劝说朝鲜归降,但朝鲜偏偏不肯向他投降,只想向杨仆投降,于是,荀彘、杨仆心存芥蒂。荀彘琢磨,杨仆先前曾经兵败,犯下丧失所属部队之罪,而今与朝鲜私相友善,而朝鲜又不归降,所以怀疑他有背叛的阴谋,但未敢发动。

衣赐履说:我感到,这里面有两点,一是荀彘、杨仆,应有一方为主导,而刘彻未加以明确,才导致两人不能下定作战决心;二是杨仆新败,而荀彘气势正盛,杨仆不愿荀彘立功,倘与荀彘合作,功劳全是荀彘的,杨仆及手下没有功劳,这种想法非常要命,然而又几乎无可避免。

刘彻因为荀彘、杨仆二人包围王险城后行动不一致,军队许久不决战,所以派济南郡(山东省章丘市)太守公孙遂前往纠正,并授权公孙遂遇事可以相机行事。公孙遂到达后,荀彘说,朝鲜早就应当攻下,拖了这么久还未攻下,是因为杨仆好几次不按照约定的日期会合。又将平时自己对杨仆的怀疑一一告诉公孙遂,说,现在这样还不先发制人,恐怕会成大祸。公孙遂也同意荀彘的看法,便用天子符节召杨仆来荀彘军营议事。杨仆一到,立即被捆得结结实实,杨仆手下人马,全由荀彘统一指挥。公孙遂上报刘彻,刘彻下令,将公孙遂处死。

衣赐履说:谁能告诉我,刘彻为什么斩公孙遂?本年刘彻虚岁四十九岁,为何有如老年痴呆?还是史书记录有误?还是另有眼线,向刘彻汇报了我们不知道的其他情况?

荀彘加大攻城力度。朝鲜国宰相路人、韩阴、尼谿(音意皆同溪)、参(姓不详),将军王唊(读如颊)等相互商议说,当初打算投降杨仆,如今杨仆被逮捕,只有荀彘一人指挥汉军,攻击越来越猛,恐怕我们挡不住,而大王偏偏不肯向荀彘投降。哥儿几个商量不如私下投奔荀彘,于是韩阴、王唊、路人投向汉军大营,路人死于半途之中。

夏季,宰相尼谿、参,派人杀死卫右渠,前来投降。汉军尚未开进王险城时,原卫右渠的大臣成己降而复叛,荀彘命卫右渠的儿子卫长、宰相路人的儿子路最,劝告朝鲜民众归顺汉朝。王险城人民起而攻杀成己,朝鲜王国遂亡。

汉朝因此而平定朝鲜,设置乐浪郡(朝鲜平壤市)、临屯郡(韩国江陵市)、玄菟郡(朝鲜咸兴市)、真番郡(韩国首尔市)。封参为澅(读如画)清侯,韩阴为荻苴(读如迪驹)侯,王唊为平州侯,卫长为几侯;路最因老爹路人为降汉而死,颇有功劳,封为涅阳侯。

衣赐履说:这四个郡,并没有包括朝鲜半岛全境,但朝鲜半岛的绝大部分曾经纳入中国版图,则是不争之事实。

荀彘被召回长安,刘彻以争功相嫉、计谋乖戾的罪名将其当众斩首。杨仆也因当初兵至列口(列水入海处。列水,今大同江),本应等待与左将军会合,却擅自先行,造成很大伤亡,其罪本应斩首,赎身后成为平民。

衣赐履说: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刘彻为什么要斩荀彘?我实在没办法评论了。

柏杨先生注:荀彘的冤狱,是一个分水岭。刘彻的智力开始走下坡,以后越来越昏庸凶暴,只凭一高兴或一不高兴,完全受自己情绪控制,被左右亲信的小人物拨弄于手心之上。容忍汲黯的美德,已不再现。所以接着是杀宰相、杀妻子、杀亲生儿女、夺取汗血马,一团黑暗血腥,除非他死,黑暗血腥不止。

回答:

公元前108年,西漢平定朝鮮,在朝鮮設樂浪、玄菟、臨屯、真番四郡,隸屬幽州。但令人意外的是,平定朝鮮的功臣左將軍荀彘和樓船將軍楊仆剛剛回朝,漢武帝就下令把他們處死。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朝鮮與中國的關係,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時期。西漢史學家班固曾說:「玄菟、樂浪,本箕子所封。」箕子就是商紂王的叔父胥余。在商周政權交替與歷史大動盪的時代中,胥余因其道不得行,其志不得遂,"違衰殷之運,走之朝鮮",建立東方君子國(朝鮮)。

戰國時期,朝鮮隸屬燕國。後來秦國滅掉燕國,朝鮮這才成了遼東郡以外的邊界國家。

漢朝建國後,燕王盧綰造反,跑到匈奴。燕國人衛滿也流亡於外,聚集真番、朝鮮及原燕、齊的逃亡者,梳椎形髮髻,穿蠻夷服裝,在王險城建都,自稱朝鮮王,並利用西漢無力征討之機,侵略、招降周圍小國,逐步擴大勢力範圍,統轄的區域達數千里。

到漢武帝時期,衛滿的孫子衛右渠繼位朝鮮王。此時,投奔朝鮮的漢朝人越來越多,真番周圍的許多小國想上書要求拜見漢天子,也被衛右渠阻止。因此,元封二年(前109),漢武帝派涉何前往朝鮮責備衛右渠,但衛右渠不肯接受漢朝詔命。

於是,漢武帝下令招募被赦免的罪人,由樓船將軍楊仆與左將軍荀彘統領,一路從齊地乘船渡過渤海,一路從遼東郡出發,攻打朝鮮,征討衛右渠。

但衛右渠調兵據守險要,所以漢軍出師不利,兩路軍隊都吃了敗戰。漢武帝對此十分不滿,另派衛山出使朝鮮,憑兵威明告衛右渠。

衛右渠雖然取得了兩場勝利,但其實力終究無法與大漢朝相抗衡,所以只好會見了衛山,叩頭謝罪,表示願意投降,並獻上五千匹馬,又向在朝鮮的漢軍贈送軍糧,派自己的兒子隨衛山去漢朝謝罪。

不過,衛右渠給負責前去漢朝請罪的兒子派了一萬多全副武裝的隨從。這令衛山和荀彘都十分擔心,懷疑朝鮮人會叛變,於是便對衛右渠的兒子說,既然已投降歸順,應當命令隨從不要攜帶兵器。此話一出,衛右渠的兒子也開始心生疑慮,懷疑衛山和荀彘想要欺騙並殺害自己,於是又率領自己的隨從回到朝鮮。

衛山無功而返,漢武帝認為衛山無能,殺了他,然後又令荀彘和楊仆重新攻打朝鮮。

荀彘率軍從西北方向直逼王險城下,楊仆也前去會師,駐軍於王險城南。但荀彘與楊仆攻打王險城,打了幾個月也未能攻下。之所以如此,除了衛右渠堅守王險城外,還與荀彘與楊仆在對待朝鮮的策略上出現了分歧有個。

他們的分歧是:荀彘想要強攻,而楊仆想要招降。荀彘竭力攻城,楊仆卻暗中與朝鮮大臣取得聯繫,商量投降的事,雙方往來會談,還沒有作出最終決定。因此,荀彘屢次與楊仆商定同時進擊的日期,而楊仆只想儘快與朝鮮達成降約,不派兵與荀彘會合。兩位將軍不能相互協調,無法共同對敵。

漢武帝獲知前線情況,惱怒地說,將帥無能啊!然後派濟南太守公孫遂前去督責荀彘與楊仆,並授予公孫遂有臨機處置之權。不料公孫遂到達朝鮮,卻只聽了荀彘的一面之詞,便把楊仆逮捕起來,並把他的軍隊合併到荀彘手下,然後便屁顛屁顛地回去向漢武帝報告。漢武帝這個氣啊,直接一刀就把公孫遂當場斬殺了。

不過公孫遂錯有錯著,至少他這麼做,前線的作戰思想終於統一了。荀彘在合併了楊仆的軍隊後,加緊攻打王險城,朝鮮路人、韓陰等大臣終於受不了了,相約向漢軍投降。

元封三年(前108),尼溪相參派人殺了朝鮮王衛右渠,向漢朝投降。至此,漢朝終於平定了朝鮮。

在平定朝鮮中,左將軍荀彘可謂居功至偉,但他剛回到京城,便被漢武帝下令斬首棄市,理由是荀彘犯了爭功而相互嫉妒,違背作戰計劃之罪。而楊仆也因犯了擅自搶先攻擊敵人,致使傷亡很多之罪,被判處死刑,但他用錢贖了罪,免除死刑,成為平民百姓。

回答:

汉武帝后期脾气乖僻,最起码在西域朝鲜分封诸侯王总督,不然那些地方到今天都属于中国控制

回答:

谢邀!

小小朝鲜,本以为挥军可定,谁知多次反复,而且将帅争功相嫉,更越职夺权,这都犯汉武大忌!

回答:

攻打朝鲜不力,所以做了替罪羊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总站娱乐发布于 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左将军荀彘和楼船将军杨仆刚刚回朝为何就被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