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校的兴衰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陈赓之子

2020-02-15 08:56栏目: 历史文化
TAG:

核心提示:1959年,宋希濂等被特赦。在周恩来的安排下,心脏病已经很严重的陈赓多次请宋希濂、郑洞国等十几位黄埔同学吃饭、谈心。“他们那种感情就有点像李云龙和楚云飞的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很微妙。”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2011年5月13日第92版、第93版,作者:单补生,原题:《老蒋劝降陈赓装睡不理》
  
  他曾救过蒋介石一命,至今为人乐道;
  
  他被称做“黄埔三杰”之一;
  
  他对孩子们的要求是:不许浪费,不许搞特殊化,不许撒谎。
  
  陈知建说,自己与父亲最像的一点是:我们都不讲假话。
  
  陈知建说,哪里有什么“黄埔三杰”的说法,那都是传说!
  
  陈知建说,我父亲不爱提战争——战争年代牺牲的人太多了,他想起这个,心里头难过。军人最恨战争,因为他们最懂战争。
  
  陈知建摆了摆手:我说的这些,大多是听父亲跟别人聊天听来的,有的是后来查资料查来的。可你们记者老写错,让改又不改——哎,你可不要写错咯!
  
  陈赓(1903—1961)原名陈庶康,湖南省湘乡市龙洞乡泉湖村人。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卓越领导人,新中国国防科技、教育事业的奠基者之一。历经北伐、南昌起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汗马功劳。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61年3月16日在上海逝世,终年58岁。
  
  出身地主家二少爷入党时比别人多考察了一年
  
  陈赓进入黄埔是在1924年,是黄埔一期生。
  
  “那一期一共招了600多人。此前他当过四年的湘军,从下等兵干到上士。后来觉得军阀太腐败了,就到铁路上找了个职位,一边上班一边补习文化,接触到共产主义的思想。”
  
  陈赓加入共产党是在1922年,本来1921年就能入党,但因有人提出陈赓是地主家庭出身,是“地主家二少爷”,得多考察一下,就拖到了第二年。
  
  “我父亲曾对部下说:第一年有党,第二年就有我——他对入党的事情是感到很自豪的。”
  
  加入黄埔,也是受党派遣。“他是以‘三重身份’进入黄埔的,是共产党员,也是知识分子,还是有实战经验的士兵。”
  
  会操时居然挤眉弄眼逗得关麟征笑场被蒋介石痛骂
  
  生性活泼又懂得实战的陈赓,将黄埔的日子“调剂”得格外“热闹”。
  
  “那时候恽代英工作拼命,没黑没白的。我父亲就说:身体搞坏了还干什么革命啊?看到恽代英在打盹,父亲就拿着毛笔把恽代英的眼镜涂黑,恽代英睡醒一睁眼,哟,天还黑着呢!就接着睡。”
  
  “蒋介石会操,我父亲做标兵,背对着蒋介石,恰好自己正对面就是哥们儿关麟征,当时蒋介石讲话很严肃的,他就对着关麟征挤眉弄眼。关麟征撑不住,笑了,结果被蒋介石痛骂。”
  
  闹归闹,陈赓从没忘记投身黄埔的职责所在。成立之初的黄埔,汇集了大批热血爱国青年,他们唱着“打倒列强除军阀”,誓为中国革命而团结战斗。
  
  “去黄埔军校,一是要学习,二是要斗争。当时黄埔采用的都是苏联教材,有日本教官、苏联顾问,加上中国传统的军事思想,实际上是融会了当时世界强国的军事思想。那时边打仗、边学习,军事基础打得很扎实,年轻时记住的东西,一辈子都起作用。”
  
  二次东征救蒋一命蒋介石反而比陈赓跑得还快
  
  第二次东征中,陈赓曾救过校长蒋介石一命,这个故事至今为人所乐道。
  
  1925年10月,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讨伐陈炯明。蒋介石的第三师与陈炯明主力林虎部遭遇,在华阳打上了,一打即败。蒋介石跑到前线去督战,也不顶用。一看全师溃散,蒋介石急了,想要“杀身成仁”。
  
  “为什么要自杀?腿软了,跑不动了!我父亲是他的警卫连长,背起他跑了十几里地,过了一条河,看见周恩来带的部队才把他放下来。我父亲那时候一米六七,脚上还有伤,背着他跑还挺费力;蒋介石个高,将近一米八,腿也长,他一缓过来,反而比我父亲跑得还快!”
  
  多年后,陈赓在上海被捕,黄埔同学劝降不成,蒋介石说,你们说不动,我来。
  
  “蒋介石下楼以前要摆个架子,说陈赓在哪里?在哪里?他就装做睡着了,也不搭理校长。”
  
  蒋介石的劝说也未奏效。在中共党组织和宋庆龄等人的积极营救下,蒋介石政府未敢贸然杀害陈赓。最终,陈赓在地下党的协助下逃脱。
  
  劝降之前,陈赓其实已经被上过刑,遭了罪。“是电刑,人的意识不受控制,特别难受。”陈知建说,父亲去世之前,曾让他去看看以前的国民党监狱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跑到当年关押父亲的上海提篮桥监狱,几次协商,也没能进去看。后来我到汪精卫的特务机关看了一下,太可怕了。”见识了以前的水牢、天牢、地牢后,陈知建最大的感受是:只有无比坚定的信念,才能扛过这样的酷刑。
  
  除去牢狱之灾,陈赓的戎马生涯中共有六次负伤,还中过六次毒气。
  
  补白
  
  中国历史上第一批真正新式军人
  
  黄埔军校一期学生被称做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批真正的新式军人。一期学生1924年5月入学499人,11月底毕业,及格者456人。由湘军讲武学堂合并到军校的158人及四川送来的20余人编成的第6队学生也归入第一期,因此毕业生实际为645人。邓演达为学生总队总队长,后由严重接任。全部分为4个队,均为步兵科。除部分留军校外,大多数分配到新成立的教导团,其余派往海军、空军、工人纠察队、农民自卫军等任军事教官或从事政治工作。在这一期里,有入学试和毕业试都考第一名的蒋先云,还有后来成为共和国元帅之一的徐向前,在北伐中终以舍生忘死取义实践了“誓以我血浇灌革命之花”誓言的曹渊。
  
  建立特科路上被认出
  
  黄埔师生上演“捉放陈”
  
  随着信仰产生分歧,黄埔同学间开始有了争执和冲突。
  
  “那时候可不光是嘴上的冲突,有时候吃着饭就盘子碗地打起来了。我父亲脾气急,讲上几句话就抡起椅子来了。”
  
  陈知建也觉得奇怪的是,这群政治上水火不容,斗争上动不动就开打的黄埔生,下来后还是哥们儿。“他们在一起朝夕相处,共同上课,共同操练,共同征战,是‘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这在军人的生命中,是不容易忘记的。当时黄埔讲四个字,‘亲爱精诚’,就是要团结,讲感情,而且是很纯真很诚挚的感情。”
  
  1929年5月,身穿灰色的丝绸长衫,扮做商人模样的陈赓,受命乘火车前往天津建立特科组织。“他正在火车上睡觉呢,一个衣冠楚楚的国民党马弁走过来给他敬礼,说,我们司令请你去。我父亲说,我不认识你们司令。他说:我们司令是钱大钧。”
  
  钱大钧当年是黄埔一期的教官。被认出来的陈赓实在没办法,就随马弁到了钱大钧的车厢。   

近代中国着名的军事学校有三所:早于1902年在河北保定创建的陆军军官学校、1924年创建于广州黄埔的陆军军官学校和1906年创建于保定的陆军大学。前两所军校培养排长级别的初级军官,陆军大学则是中国近代唯一的一所高级别军事学府,培训中校以上的中高级指挥和参谋人员。

兴兵东征北伐 国父委托蒋介石创办黄埔军校

1923年,中国大规模、学制正规的保定军校停办,国父孙中山大元帅视“教育为神圣事业,人才为立国大本”,为了东征讨伐叛逆陈炯明和北伐统一中国的大业,准备建立属于国民党自己的军事学校,培养军事人才。同年8月,孙中山派遣蒋中正访问苏联,考察学习苏俄的建军经验。1924年初,孙中山委托蒋介石筹办“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因校址在广州东南的黄埔岛,故又称“黄埔军校”。

1924年6月16日,孙中山、校长蒋介石等军政要员出席黄埔军校开学典礼。

1924年5月2日,孙中山特任粤军总参谋长蒋介石为黄埔军校校长,粤军第一师师长李济深为副校长兼教练部主任,中央财政部长廖仲恺为党代表,中央宣传部长戴季陶为政治部主任,大元帅府参议何应钦为总教官,前云南讲武堂教育长王柏龄为教授部主任,国民党亲共左派邓演达为教练部副主任。

救国救民 黄埔校训就是三民主义

1924年,孙中山在开学典礼后,与蒋介石、何应钦合影

1924年5月,黄埔军校从1200名考生中取录学生350名,备取120名,加上保举的共499人,于5月5日入学,成为首批学生。6月16日,举行开学典礼,孙中山以国民党总理的身份致词,发表了长篇重要演说。他首先郑重宣布,创办黄埔军校的目的,“就是创造革命军,求挽救中国的危亡”,要求全体师生“要从今天起,立一个志愿,一生一世,都不存在升官发财的心理,只知道做救国救民的事业。”孙中山还宣布训词:“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咨尔多士,为民前锋,夙夜匪懈,主义是从,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贯彻始终”,此训词成为中华民国国歌,从黄埔第五期开始传唱至今。 黄埔军校创建之初,条件极为艰苦,物质匮乏,蒋介石效法岳飞、戚继光治军,励精图治,把黄埔打造成为中国第一所新型军事政治学校。凡是黄埔一期学生,蒋校长都亲自跟他们单独谈过话,强调革命军人须有铁的纪律,严肃党纪、军纪和军风,鼓励他们做三民主义和孙总理的信徒和好学生。蒋介石还制定“革命军人连坐法”,严惩畏缩不前、弃守逃跑者,对严肃军纪,保证军队战斗力起到积极作用。 黄埔军校为国民党培养了大批军政人才,黄埔学生在日后的东征、北伐、抗战和剿共作战中,是国民政府的中央军主力。

遍地开花 设分校适应战时需要

黄埔军校学生进行军事训练。

1925年3月,广东国民政府组织以黄埔军校学生军为主体的东征,为培养军事干部,在广东潮州建立第一个分校。此后,为适应战争的需要,又陆续在各地设立分校。

北伐战争期间,军校改名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并在南宁、长沙、南昌、武汉、南京等地建立分校。至1929年,军校共培养出7期1.3万余人。1931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明令军校改名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抗战期间,军校在洛阳、武汉、成都、昆明、南宁、广州、湖北武当山、新疆迪化设有9所分校,为抗战培养了约12.6万军政人才。

至1949年,黄埔军校在大陆共办了23期,培养军政人才达23万多人。国民党退守台湾后,蒋介石在高雄凤山恢复建立“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并续办第24期作为黄埔军校的继续。

黄埔军校是孙中山先生在苏联顾问的协助下创办的,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的产物,政治教官大多是共产党,如周恩来任政治部副主任,叶剑英任教授部副主任,恽代英、萧楚女、陈毅、聂荣臻、熊雄等人也在各分校担任过教官。学生中也有共产党,如金佛庄任第一期学生队第三队队长,学生蒋先云、陶铸在入校前就是共产党员。

仅仅在黄埔一期的师生中,中共党员便有103人,其中学生88人,教职员15人。后来一部分黄埔学生被吸收参加了中共,如林彪、徐向前、陈赓、左权、罗瑞卿、宋时轮等人。

同襄盛举 精英师生名将辈出

左起:黄埔军校总教官何应钦、校务委员兼教官白崇禧、代理总教官钱大钧、教官顾祝同、教官陈诚。

黄埔军校是中国现代史上第一所新型军事政治学校,军事教官多是当时中国军界的杰出精英。例如校长蒋介石曾在保定军校速成学堂学习炮兵,1908年春赴日本东京振武学校学习军事。教官中有国民党军界的元老程潜、阎锡山、李济深等人,还有保定军校和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精英。

保定系师生,对黄埔军校的创建发展有重要影响和贡献。创建初期,80%的教官都来自保定军校。自1924年至1926年北伐,黄埔本校先后聘请教职员233人,出身保定军校者就有蒋介石、李济深、白崇禧、钱大钧、陈诚、顾祝同、陈继承,张治中、刘峙、陈调元、蒋鼎文、黄琪翔、傅作义、唐生智、李品仙、罗卓英、周至柔等60人;出身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者有何应钦、王柏龄、阎锡山、程潜、汤恩伯等12人;出身云南讲武堂的有叶剑英、曾泽生等11人。还有一些教官来自粤军,他们大多毕业于云南、四川、湖南、浙江等地讲武堂。

正是有这样强大优秀的师资力量,黄埔军校日后培养出一大批国共两军的着名指挥官,情报、警察系统精英以及政工干部。

1926年北伐出征,黄埔教官何应钦任第一军军长,刘峙、顾祝同任师长,陈诚任团长,黄埔学生大多充当连排级基层干部,例如林彪仅是一名见习排长。1927年3月,白崇禧指挥以第一军为主力的东路军攻占杭州和上海后,陈诚升任师长,胡宗南升副师长。1928年,北伐国军重组为四大集团军后,黄埔教官刘峙升任第一军团总指挥兼第一军军长,从此成为蒋介石“五虎上将”之首,顾祝同、陈诚升任军长,蒋鼎文升任第一军副军长,钱大钧升任军长兼淞沪警备司令。

抗战期间,全国先后划分有12个战区,11个战区的司令长官由保定生或日本士官生担任,黄埔学生唯有胡宗南于1945年升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国军中的许多军师长和几个集团军的总司令则由黄埔学生出任,如第15集团军总司令关麟征,第34集团军总司令胡宗南,第38集团军总司令徐庭瑶,第32集团军总司令李默庵,空军第3路司令官王叔铭;第5军军长杜聿明,第74军军长俞济时、王耀武,第18军军长黄维、方天,第71军军长宋希濂,第6军军长甘丽初,第8军军长方先觉,第28军军长桂永清;200师师长戴安澜、58师师长张灵甫、57师师长余程万、11师师长胡琏、22师师长邱清泉、廖耀湘,“赵子龙师”师长罗奇、荣1师师长郑洞国、138师师长李本一、134师师长杨干才 、25师师长张耀明、2师师长刘玉章;团长谢晋元、莫敌、高魁元;还有抗日锄奸的军统副局长戴笠、郑介民、唐纵,第三战区政治部主任邓文仪。中共方面,黄埔学生林彪任115师师长,徐向前任129师副师长,陶铸任中共总政治部秘书长兼宣传部长,莫文骅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政治部主任。

抗战胜利后,许多黄埔学生成为第二次国共内战的重要指挥官。国民党方面,桂永清任海军总司令,罗奇任陆军副总司令,王叔铭任空军副总司令,关麟征1949年出任陆军总司令。战局不利后,在黄河以南划分的20个剿共绥靖区中,其中5个绥靖区分别由王耀武、李延年、刘安琪、石觉、李默庵任独掌军政大权的司令,邱清泉、黄维、黄百韬、廖耀湘、李延年、杨干才 、宋希濂、陈明仁、刘安琪、胡琏、黄杰、刘嘉树、孙元良等人则先后担任兵团司令;甘丽初任广州行营参谋长,范汉杰、郑洞国任东北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胡宗南分别指挥徐州剿总和陕甘几十万中央军精锐;张灵甫任第74军军长,李本一任第7军军长,刘玉章任52军军长,莫敌任第三兵团参谋长,高魁元任118师师长。郑介民任主管军事情报和军统局的国防部次长,唐纵任内政部次长兼警察总署署长,邓文仪任国防部政工局局长兼新闻发言人。中共方面,林彪任四野司令员,徐向前任太原前线司令员,陈赓任刘伯承二野兵团司令,陶铸任四野政治部副主任,莫文骅任四野13兵团政委。

速成学堂 短期受训就上战场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总站娱乐发布于 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黄埔军校的兴衰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陈赓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