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师形象的三重建构,中国媒体建构本土品

2019-11-24 08:23栏目: 历史文化
TAG:

:中国媒体应着眼于国民经济发展大局,发挥自身的符号真实建构作用,改进对本土品牌的媒介框架建构方法,增强对其创新发展的传播能力,正确处理建构形象与实施监督的关系,协助其他社会要素使消费者形成乐于购买本土品牌产品的良好习惯。

在未来实践中,需着重加强部分新进幼儿教师培训、促进各方协同推进幼教舆论工作以及针对关键性群体开展媒介素养教育,从客观现实、媒介建构以及公众认知三个不同的互动侧面重塑幼儿教师的良好形象。

品牌;本土;中国媒体;关键词;监督;要素;国民经济;协助;传播;购买

幼儿教师形象;框架理论;现实形象;媒介形象;认知形象

:中国媒体应着眼于国民经济发展大局,发挥自身的符号真实建构作用,改进对本土品牌的媒介框架建构方法,增强对其创新发展的传播能力,正确处理建构形象与实施监督的关系,协助其他社会要素使消费者形成乐于购买本土品牌产品的良好习惯,促使众多本土品牌能真正发展壮大,进而走向世界。

原标题:现实·媒介·认知:幼儿教师形象的三重建构

中国媒体 本土品牌 品牌监督

作者简介:吴文涛,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研究生(南京 210097),安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张旭,安徽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园(安徽 芜湖 241000)。

韩永青

内容提要:近年来少数幼儿教师的虐童行径经媒体传播后致使幼儿教师形象呈现断崖式坍塌。从框架理论的视角审视,这种坍塌呈现出三重景观,即现实形象的滑坡、媒体形象的颠覆与认知形象的偏差。站在教育学立场反思,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准幼师的培养未能先行、幼教舆论工作的缺位以及媒介素养教育的不力。为此,在未来实践中,需着重加强部分新进幼儿教师培训、促进各方协同推进幼教舆论工作以及针对关键性群体开展媒介素养教育,从客观现实、媒介建构以及公众认知三个不同的互动侧面重塑幼儿教师的良好形象。

重庆文理学院文化与传媒学院

关 键 词:幼儿教师形象 框架理论 现实形象 媒介形象 认知形象

图片 1

基金项目:本文系安徽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安徽省重大教育舆情的演化规律与疏导路径研究”(AHSKQ2016D37)、“江苏高校优势学科建设工程资助项目”的部分成果。

近年来,有关幼儿教师的负面报道时常占据着诸多媒体的头版头条。从“江苏女幼师电熨斗烫伤7名儿童”到“温岭幼师虐童近百次”,再到令人发指的“幼儿园全班遭老师针扎”等等,层出不穷的虐童事件使得本应惠及民生的学前教育忽然之间成了无数家长的忧心之地。毋庸置疑,此类行径经各类媒体的传播后必然引发公众的极度愤慨,刺痛社会的爱幼善心,使得原本美好的幼儿教师形象呈现断崖式坍塌。

更令人担忧的是,上述事件所衍生的“负能量”不仅已变异为广大幼儿教师挥不去的“抑郁症”,且正演化为日常园内工作搬不走的“绊脚石”,更有可能成为学前教育发展绕不开的“拦路虎”。如此境况下,重塑幼儿教师的正面形象,为正处发展期的学前教育营造良好的外部氛围势在必行。形象问题一般被认为是一个传播学问题,这是因为,形象的塑造离不开信息的传播,而传播哪些信息实际上又抹不去“框架”的筛选。鉴于此,本文试图以传播学“框架”理论为分析框架审视当前境况,以期为重塑幼儿教师形象提供一种思考路径与些许实践对策。

一、“框架”及其互动层面:幼儿教师形象分析的学理依据

长期以来,在新闻传播领域,框架理论已成为研究形象问题的重要工具,数十年发展历程中百家争鸣,其理论内涵也愈发繁杂。因而,从框架理论视角重塑幼儿教师形象,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恰切运用框架理论来分析幼儿教师形象问题?于是,我们有必要对框架理论的内涵作简明梳理,进而选取其中的合用思想作为我们分析问题的学理依据。

一般认为,框架理论的思想肇始于美国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Erving Goffman)的名著《框架分析》。在该书中,戈夫曼指出,“框架”代表个人组织事件的原则与主观过程。他认为,社会事件纷繁复杂,须透过符号转换方能成为人们的主观认知,这种转换的过程是“框架”的基础。[1]换言之,“框架”是社会事件从现实层面转换至人们的认知层面的桥梁,人们藉由“框架”整合信息,了解事实。

事实上,戈夫曼所试图描述的问题是人们如何接受与处理源自社会事件的各种信息,这本质上是有关信息传播的核心议题。正因如此,框架理论后在传播学领域踵事增华,诸多传播学者以其来研究大众传播媒介如何报道社会事件,旨在检视传播媒介如何介入大众主观认知客观现实的过程。正是在传播学范畴中,美国框架理论研究的集大成者威廉·加姆森(William A.Gamson)对“框架”的内涵做出了界定。他认为,框架的定义分为两类:一是作为名词的“框架”,喻指“边界”,即框架如同镜头,镜头内的实景成为人们认知世界的基础;而作为动词的“框架”,意为“架构”,指框架帮助人们建构意义,以了解社会事件发生的原因及脉络。加姆森进一步指出,传播媒介中的框架兼具正面意义与负面效果。框架的正面意义在于协助人们整理信息进而更有效地思考,而其负面效果在于,它框限了人们主观认识社会的活动,容易成为意识形态控制或刻板形象建构的主要工具。[2]

综上可以发现,框架理论早期关注的是“框架”在现实层面与认知层面的转换,而后期所强调的是“框架”在信息传播的三重层面互动。[3]其中,有两个重要的思想是本文分析幼儿教师形象问题的核心依据。

图片 2

首先,“框架”跨越了“三重层面”。一是现实层面,客观现实是框架的缘起,无论建构怎样的框架必须以现实为内核,当然,不同的框架中,这一内核会有不同的再现方式。二是媒介层面,传播媒介是建构框架的主要途径。理想情况下,媒介层面建构的框架应与现实层面一致,但由于种种因素,实际中不可能达到。三是认知层面,即在人们思想上形成的“框架”,它一方面源自现实层面,另一方面又会受到媒介层面的“框架”影响。

其次,“框架”是“互动”的。这就意味着“框架”具有重新塑造的可能,并且,重塑需要从每一层面入手,每一层面的改变都会影响其他两个层面,三个层面的转换互动过程中将能实现最终的“框架”塑造。

大量事实已反复证明,在网络媒体飞速发展的今天,他人认知的教师形象很多时候不仅源自对客观真实的具体考察,而且更多产生于大众媒体建构的一个看似真实的“虚拟世界”。正因如此,上述两点对于分析当下幼儿教师形象问题而言至少有两方面启示:第一,可从“框架”形成的三重层面着手检视幼儿教师形象坍塌的具体情形,进而去找寻其背后的深层原因。第二,由于三重层面是互动的,便可从每一层面审思,寻求恰切的实践对策,协同重塑幼儿教师的良好形象。下文论述正是依此结构展开。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总站娱乐发布于 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幼儿教师形象的三重建构,中国媒体建构本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