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分白彝和黑彝吗,民族学研究的经验与困惑

2019-09-17 12:33栏目: 历史文化

问题:彝族分白彝和黑彝吗?为什么?

  我是来自凉山州民族研究所的马尔子,本名叫沙马乌尔兹((shanma Vurryr)。我的第一母语不是汉语是彝语,所以普通话和四川话对我来说都一样。

回答:

  我个人有一个很深刻的感受。那就是在五、六岁之前,我一句汉语也不懂,甚至是恐汉。因为在我们彝族生活中,小孩子一哭,大人就会说汉人来了,就像说狼来了一样管用,小孩马上就会止哭。后来接触到一些住在边缘的汉族,发现汉人小孩哭了,大人会说彝人来了,小孩马上也会止哭。我就是在这种氛围下成长起来。去学校读书时,老师都是汉人,但并不像彝族老人在故事里说得那么可怕,反而和蔼可亲,甚至下雨时会背我们过河,很耐心的教书。从此,我和汉族的接触和交流就正式开始了。

从金沙江到大渡河(长征系列之六)

  小学三年级时,文革开始,那时我已经学会拼音。学校则基本处于停课的状态,断断续续到了七十年代,由于我爷爷是奴隶主,他给我们犯下了一些滔天罪行,父母是黑彝者,就是占有奴隶的黑彝人,这些历史的问题使我未能上高中,初中毕业后回乡劳动。这使我感到很失落,于是看看高玉宝,想想保尔柯察金,却没有书,于是读毛选,同时学习汉语。当时有一个汉族的武装部部长和一个彝族的副部长到我们那儿工作,挑选我为他们领路、赶马,去社区看看,写总结。我似乎写得还不错,他们就许诺让我去念师范学校。这样我的运气来了,又能读书了。在学校里我有机会和来自成都、自贡以及内地的很多汉族接触,受到影响,写了一些批林批孔批邓的文章,曾被调到汉区一个中学教语文和体育。毕业后我接触了更多汉族朋友,而我个人生活一也很低调,工作之余看看书。

当时冕宁城里防御空虚,只有100多民团驻守,听说红军来了,县长和邓秀廷部团长李德吾,立即带着部队逃走了!

  可以说,我和人类学的交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书本上的交流。首先是彝族相关文献上的交流,包括地方志和民族学论著上的交流,以及《史记》、《华南国志》、《西南夷志》等等这一类的书。令我感受较深的是近一个世纪以来的著述,包括外国人在凉山探险、旅游、传教中写下的关于凉山的一记录:还有凉山的三部书:《凉山彝族奴隶社会研究》(凉山彝族奴隶社会编写组,人民出版社,1982年)、《凉山彝族奴隶制研究》(周自强著,人民出版社,1983年)、《凉山彝族奴隶制社会形态》(胡庆钧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年),以及林耀华教授的《凉山彝家》。不过我的切身感受和这些书中的观点有所不同。

红军很快进入了冕宁,受到了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当地老百姓放着鞭炮,拿着食品迎接红军。

  我认为,一些西方学者进人凉山都存在一个模式,那就是从宜宾或者乐山进入,经过大凉山,然后从西昌出去。他们在描述这个过程中都提到一个问题,即当地绅士劝他们不要去,说这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地方。国内的人则继续了这个过程。也就是说,他们的举动似乎具有了某种悲壮意味,同时也描述出一个略微有些神话色彩的凉山。但实际情况是他们几乎都比较顺利地通过凉山,只有一个例外。这是个外国人,死在了牛牛坝,因为他向彝族炫耀自己的左轮手枪,可是彝族人不懂,想上前仔细看,外国人却以为他们要抢枪,就开枪打死了几个彝族,这样一来,彝族就用石头把这个人打死了。

红军根据三大纪律吃了老百姓送来的东西摇付钱,对穷人客客气气,不像刘文辉的土匪兵那样。这些都让当地的老百姓非常高兴。

  在西方学者眼中,他们认为凉山很好,环境好,彝族人性格耿直老实,似乎从侧面反映所接触的汉族比较狡猾。此外有一批汉族学者,从防范凉山彝族扰乱社会治安活动的角度,从对凉山进行管理的角度进行研究。这类描述都有倾向性。还有一些拥有很好学术功底且曾出国留学的内地学者,在日本侵华之后向西南转移,在经过凉山时做了比较详细的人类学调查笔记。我认为这些还是比较客观的不可多得的资料。五六十年代,又涌现出一种新的研究思路,即根据我们国家当时既定的社会演进理论,把凉山这种模式推到奴隶社会,并且在这一框架内进行材料分析。但是问题在于这些材料具有多大的普遍意义,它们是具有一般性意义的个案吗?根据这些个案得出的结论是正确吗?我产生了这种困惑。后来一些很有名的学者成了右派,而一些年轻的学者则采取一种军事化的管理方法,即同吃同住的办法,继续在这一框架内记录材料。文革时这些材料被搁置。到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国家政策重新调整,很多材料得以公开,这些人开始运用这些材料著书立说,使得凉山彝族奴隶社会这样一种理论观点进一步成熟,获得大家的承认,在学者的层面和其他层面上都得到一种结论,即凉山彝族分为五个等级,从高到低的是兹莫、诺伙、曲诺、阿加和呷西五个等级。通常把兹莫、诺伙这两个划定为黑彝,这个以上界定为贵族。其下这些部分界定为被统治者、奴隶和奴仆。

在冕宁地区,还有个天主教堂,红军的指挥所就暂时设在那里。 教堂里面有5个法国传教士和修女,他们对红军的印象也不错。留过法的周恩来还用法语和他们随便聊了几句。但是传教士和修女们听说红军要经过彝区到达安顺 场,立即用法语大叫上帝保佑。一个修女还说:现在就算是耶稣复活也过不了那片野蛮人控制的地方。

  我根据彝族自身的史料记载,还有生活在凉山社会的人切身经历,对这些问题做了一些考察,写了几篇具有挑战性的文章,例如《凉山彝族父子连名制的错误》很多人认为凉山彝族实行父子连名制的命名制度,甚至《辞海》中也把彝族视为父子连名制的典型。现在凉山彝族有250万左右的人口,如果以讲北部方言的人来划分,则接近300万人,仅凉山彝族自治州就有180万人。可是无论在彝文文献和毕摩书籍,还是在这些活着的彝族人中,我都没有看到这种所谓的父子连名制。

当地群众和少数潜伏此处的地下党员一听红军要经过彝区,个个 头摇的像拨浪鼓!他们说:倮倮(当年汉人对彝族人的称呼)地区太危险了,前几天连冕宁的李德吾参军(当地传统说法)为了躲避你们逃入彝区,都被倮倮抓住活 活烤了一天,生生吃了。以往坐班换质的倮倮头人还在的时候,以他们为要挟说不定能过,现在哪行啊!

  彝族名字结构中,首先是姓,然后是排行名,最后是自己的名字。彝族采用叠加的方式背诵谱系,例如曲尼一恩茨一嘎嘎一咯咯,每一个都表示一代,但在背谱系时会说:曲尼一恩茨,恩茨一嘎嘎,嘎嘎一咯咯,以此类推。此外,彝族人在重大场合通报自己姓名时也会挂上自己父亲的名字。这种现象普遍存在。但是不少外人在meidu这个问题,即是不是挂父亲名字上产生了歧义,被误解为一种典型的父子连名制,而且反馈到我们彝族学者中,又以一种结论性的观点扩展到全国甚至国外去,可是彝族的名字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名字,也不是一个单纯的符号,关键在于其中有排行名,与整个婚姻家庭关系有关,涉及到亲戚关系以及主从关系。举一个最常见的例子,阿霍一吉哈一诺莫兹(一个很有名的政协委员)。吉哈是他父亲的名字,莫兹是他自己的名字,但是事实上他取名字时就只是乌吉一诺莫兹,这个乌吉就是他的排行名,很重要。他的内侄辈喊他阿兹、阿吉、乌吉,而他的外侄和外侄女喊他奥吉,加上一个奥字,就是奥尼(舅舅)的意思,吉是他的排行。这种排行名有着很工整的顺序,和汉族的伯仲叔季一样。也就是说,彝族在取名字时不存在父子连名制。

为什么当地人对彝族人和彝区如此恐惧呢,还是听老萨来说说彝族的历史:

  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一些学者的注意,以后我又按照这种思路写一些关于彝族等级制度、社会变迁、民族认同的文章。这导致了某种灾难性的后果,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凉山,我的领导就让我这个基层机构的工作人员继续为他们牵马领路。这时我开始了另一种与人类学的交流与人的交流。我觉得很好,也喜欢和朋友在一起同吃同住同喝,甚至还可以在别人面前炫耀一下。但其实我很苦恼和困惑,经常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带他们进村?某种彝族本质上顽固的东西出来了,因为我爷爷和父亲都没有牵过马。这种牵马工作被外界学者称为合作。

图片 1-----------彝人的传统服饰。民国时期的彝人非常的穷,很多人没有衣服穿。

不一样的彝族和彝区

彝族是中国西部人口众多的民族之一,他们的祖先是缅藏民族的分支,早在2000年前,彝族的祖先就居住在滇池到金沙江的广阔区域内。

彝族人从外表看起来和汉人明显不同,他们身材较之西部其他民族比较高大,肤色也较汉人更接近黑棕色,面部轮廓和颅骨的形状也和汉人区别很大。

他们的服装更有特色,男人多是用青布包头,但是又坠出一个长 长的条状布头,有点像印度锡克族人。身上里面穿着各种布衫,外面只有一件类似坎肩式样的披风,一般是羊毛制成的,腰里面有一条腰带。彝人女人一般穿一条百 折裙,男人穿百折长裤,无论男女都不穿内衣裤。除了衣服以外,彝族男女全部带着耳环,有些还带着鼻环。有些是银子制成,但是更多的是骨头制成。彝人从不穿 袜子,有些人穿草鞋。

彝人身上一般都带着自己家族的神符和护身符,还有一些鸡血写的巫经。

据说,当年诸葛亮七擒的孟获就是彝族人。

彝族虽然有几千年的历史,但是仍然是非常落后的民族。在民国时期,汉人把彝族人称为野蛮人和野人,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中国中央政府早在汉朝时代就开始管理彝族人,在西汉时代设置了越西郡,并且试图教化彝族人,和中华文明靠拢,但结果都是完全失败!

到了元清时代,中央政府试图使用相对先进的封建土司制度代替彝族人的家族奴隶制,但是几百年的努力都没有成功!

当时彝族人以家族(也叫做家支)制度为组成形势,一个部落的人全是具有同一个男性祖先的家族成员。家族的传统很深,彝族人不信任任何非血缘的人,家族的凝聚力很强。但是,代价很明显,以家族为单位的民族规模不会大,这也导致民族绝对不可能有大的发展。

事实上,到了民国时期彝族共有100多个家族,分散居住在各处。对于家族的重视,使得任何一个家族成员被杀都成为不可容忍的大仇。彝族人之间由于世仇,世代作战了几百年,互相残杀,没有一时一刻的停歇。其实最早是因为什么结冤的,他们早就忘记了。

彝族人早在西汉时代就是奴隶制社会,发展了2000年到了民国时代,大部分地区仍然还是奴隶制社会。

在彝族社会中,分为奴隶主阶层和奴隶阶层!

奴隶主阶层分为兹莫,诺合二种,其中兹莫就是受中央政府册封的世袭土司,诺合就是彝族自封的贵族。这二种又统称为黑彝,他们是世袭的彝族贵族,就算之后家族破败衰落,他们仍然具有很高地位。

奴隶阶层分为三种:曲诺,阿加和呷西,他们又通称为白彝。

其中曲诺地位最高,大约像沙俄以前的农奴一样,虽然人身权属于奴隶主,但是有自己的土地,奴隶主不也得随便买卖和虐待他们。曲诺多为彝族人,或者几代都是一个家族奴隶的人,只是出身比较卑贱就是了。

除了曲诺以外,另外二种白彝可就惨了。阿加汉语也叫做娃子, 他们多是俘虏来得时间较长的外族人,比如汉人,藏人,苗人等。这些人没有什么权力,也没有财产,全年为主子做田里和家里的各种苦工,但是主子并不管他们的 衣食。阿加强制住在主人附近,如果一旦离开这个区域就会遭到杀害。阿加经常会被主人买卖,生命安全也没有保障。如果其他黑彝杀死另一个黑彝的阿加,只需要 陪点钱就行了!

至于呷西就更惨了,他们数量不少,多是刚被俘虏不久外族人。这些人在白彝看来根本不是人,和牲口差不多,他们平时从事最苦最脏的活,没有一刻休息的时间。白彝对呷西可以随意买卖,虐待和杀戮,只要主子看着不顺眼或者心情不好,就可以随手杀死,家族里面根本不会过问。

一般来说,一个黑彝贵族一般由几十到几百白彝奴隶。

彝族对于白彝和黑彝的划分非常明确,黑彝终生不用劳动。白彝世代都是奴隶,永世不得超升,也不能和黑彝又任何亲缘接触!

如果黑彝女人和白彝男人发生性关系,那么黑彝女人就会被立即处死。如果是黑彝男人和白彝女人的话,他也要交给家族一大笔银元和牲口,作为惩罚!

奴隶制度的特点除了以上以外,还有就是抢夺和杀戮。

由于奴隶制度需要大量的奴隶,彝族人就必须通过抢夺汉人,获得他们需要的奴隶。

加上彝族人生产力极为落后,大多数地区还是刀耕火种,无法糊口,需要通过抢劫才能够活命!

所以彝族在几千年来以抢劫,俘虏为生,也以抢劫俘虏为荣。他们出门人人佩戴武器,实际上他们也不敢不带武器出门。这些因素综合起来,都让凉山的彝族人深受汉人痛恨!

汉人如果被抢了东西,也就算了。如果被抢做奴隶,就是世世代代不得超升,够可怕的了。

所以在民国时代,彝族地区还是很少有人敢于通过的。如果需要通过的话,必须向当地负责彝族事物的邓秀廷交一笔钱,由他派兵武装护送,并且一路提前向各家族的头人打招呼!

一般老百姓连彝区附近几十里的大路也不敢去,怕被抓走成为娃子!

需要通过彝区的多是从彝区购买鸦片,麝香和兽皮的商人。

实际上,不但外族人,就是是彝族人自己也不敢随便远离家族控制地域。不然也会被抓住,成为别族的娃子。如果自己的家族不能找到自己,那么也就永世完了!

到了民国时代,西南大部分彝族人都居住在从大渡河到金沙江,从云南昭通到盐源的数百公里的凉山地区,这也大约是现在凉山彝族自治州的范围。他们分为由果基(沽鸡)家,罗洪家,倮伍家三大黑彝家族统治,里面由分为上百个部落,各自有自己的地盘和武装。

对于彝人,中国历代统治者都没有好的办法。主要在于彝人既然是奴隶制度,就难免要抢劫,掠夺,造成地区的大混乱。彝族人又以家族血统为单位,基础非常坚实,政府又很难分散他们。

所以,清朝统治者和民国刘文辉,都利用家族的坐班换质制度来对付彝人。

所谓坐班换质也就是每个家族出一个德高望众的老头人在冕宁做班房,一旦哪个家族出事,政府就把哪个家族做质的老头人处死!

彝人特别重视家族观念,一般不会不顾自己的老头人,所以这个手段很好的对付了彝人!

另外,就是同为彝族人的邓秀廷旅长的奖杀制度。对于听话的彝人赏,对于敢于抢劫汉人的就杀,荡平山寨!

这个邓秀廷的杀罚政策可不是光说说的,几年前西昌附近的马家彝族人叛乱,杀死了当地的汉族官员和士兵,还抢劫了不少汉人村庄。

邓秀廷随即派了手下号称“屠夫”的谢如东去,一连荡平了30多个山寨,杀了2000多彝人,把当地五个家族的彝人成年男性几乎全部杀光!

自此这几年此处彝人再没有敢于和邓秀廷对抗。

图片 2----刘司令和小叶丹

回答:

彝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之一,分布于云南和四川凉山,说到白彝和黑彝就要说说彝族的阶级等级社会,我们听过的土司就是白彝族里面的领袖

在外界大多数人印象里,黑彝是奴隶主贵族,一言九鼎;白彝是奴隶,根据当地人的一些说法说其实并不都是那么回事,有以下几个说法:

一,白彝不算是奴隶,而是平民,或者叫自由民,他们占凉彝人口的一半。

二,白彝不一定都比黑彝穷,事实上有的白彝很富,拥有大量土地财产,甚至还有奴隶,所以也是奴隶主。

三,凉山彝族社会有五个等级,这五个等级的人口分布为:兹莫占1%,黑彝(诺合)6.9%,白彝(曲诺)约50%,阿加33%,呷西约10%

这些是清末、民国到解放初期民改前的情况。

黑彝、白彝主要是血统上的划分

回答:

历史上乌蛮白蛮就是早期的黑彝和白彝,但这个划分并不适用于今天的彝族,因为今天的彝族基本是乌蛮后裔,由此而定,彝族并没有黑彝白彝之分。

现在所谓的黑彝白彝是凉山建国前奴隶社会阶级的划分,并不代表所有彝族地区。之所以有黑彝白彝之争,是人们习惯于把只占彝族1/4的凉山彝族代表所有彝族,是凉山彝族聚居,彝风浓厚使然,但这不能代表全部。

但不应该的是现在有些人自称黑彝,甚至大黑彝,而不用本来支系自称,甚至出现自称红彝黄彝等等的,实不利于民族团结,并不可取。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回答:

彝族是分黑彝和白彝。大理彝族在南诏时代是统治阶级,彝族以黑为贵,只有王公贵族才能穿黑衣服,大凉山的黑彝、白彝其实也是贵族和平民的区别。而现在大理的彝族大多着黑衣服,大多数白族也称他们为“黑族”而在凉山的黑彝、白彝是血统上的划分,不是经济上的。无论怎么划分,火把节,是彝族众多传统节日中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场面最壮观、参与人数最多、民族特色最为浓郁的盛大节日。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回答:

我,白彝,姓,尼克,太爷爷就是地主,外婆的爸爸也是地主,太爷爷和外婆爸爸是堂兄弟,到现在,提起这俩位的名,我们这边几乎老一辈都认识。可能他们都不是恶地主,所以提前他们人人都佩服。

回答:

我是白彝,来自四川凉山雷波沙玛曲比家族。

回答:

彝族不只白彝黑彝两种,他的支系太多了,云南石林的撒尼人,弥勒的阿细,阿者,在到曲靖又分出了几种,往白贵州又有几种……语言是相通的,只是属于地域有些相隔远了,在发音上有些曲别;黑彝,白彝之间还隔有一种叫种干(冈)彝……基本都爱酒,火一样的民族!

回答:

彝族是从奴隶社会直接跨越过来的,其实跟中华民族一样,有个传说,是竹木的后代,但是后面王朝封了地方的官,官员有钱有势力,好多没钱人成了他的下人,所以官员成了彝族最高的等级叫土司,黑彝是一个地方的比较有钱的人,其他人成了他们的下人,归根结底,其实都是权利和实力有关

回答:

只要是彝族就可以了,现在什么年代了,还要分,团结就是力量,以前就是内哄所以才被别人欺负,过去一点不团结,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团结才能真正强大!

回答:

彝族是支系繁多的一个民族,从语言分有六大不同的方言,分别是东部方言、东南部方言、中部方言、北部方言、南部方言及西部方言;从支系分有二十四个支系,不仅黑彝、白彝,还有阿细、撒尼、红彝……等,而黑彝在族内相对有较高的威望。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总站娱乐发布于 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彝族分白彝和黑彝吗,民族学研究的经验与困惑